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四章:面对老奴的反应(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面对袁崇焕提出的问题,祖大寿不再躲避,直接就做出了回答。

    “这?锦右一线的士卒大都撤回山海关一线,剩下的也只是作为哨探存在。兵将俱无战心。

    后金攻取右屯的,又是老奴亲率的两黄旗主力,他们很难迟滞老奴的步伐。”

    袁崇焕的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宁远会几时面对后金的兵锋,祖大寿不敢有丝毫的含糊。

    “那就是说,后金现在随时都可能会出现在宁远城下,是吗?”袁崇焕挺身站了起来。

    “如果老奴敢甩开沿途各个堡寨,以轻骑直驱宁远;那最多两天,老奴就能出现在宁远城下。”祖大寿也是一脸凝重的回答。

    “那,我们还等什么?传令,宁远从即刻起进入战事状态,全城军民全力备战。”袁崇焕大声疾呼,声音震耳欲聋。

    山海关

    “能确认是老奴亲自来了吗?”兵部尚书、蓟辽经略高第厉声问道。

    “回部堂,”新任山海关总兵杨麒恭敬的回答:“已确认,是老奴亲率两黄旗夺取的右屯。确实是老奴亲自来了。”

    得到确切的回答,高第忧心忡忡的望向宁远方向。

    “袁崇焕,这次可全看你的了。希望你不是在虚言欺人,而真能做到言出必行,不负朝廷(我)所望。”

    “部堂,我等是否再给宁远派些援兵去?”杨麒依旧维持着恭敬的姿态缓缓的请示。

    “援兵?”高第眨眨眼睛,凝声回问杨麒:“我们能抽调出多少援军?要派多少援军给宁远,方能打退老奴?”

    “这……”,杨麒一时没能领会高第的意思,不敢贸然回话。

    能抽调出多少援军?

    山海关的防区大小远超宁远,就算加上锦右撤回的兵力,山海关的兵力也还有些不足。

    而论起山海关和宁远的重要性,山海关更是远超宁远。

    这守卫山海关的官兵当然不能轻动。最多也就能抽调出几千援军。

    几千援军能打退老奴吗?

    那当然不能。

    心念电转之间,杨麒明了高第的问法,心中也就找到了准确的答案。

    “回部堂,宁远守备军力是足额的1万2千8百人。加上城中百姓,以及锦右撤入宁远的军民,宁远城现在已经容纳了近3万人。

    宁远城方圆只有10里左右,城中已近满员,实在是无法容纳更多援军了。与其现在派遣援军加重宁远的负担,不如视战斗情况酌情增派援军更为合适。”

    说起宁远的情况,杨麒也并非一无所知,他分析起来也算是井井有条。

    听完杨麒的分析,高第缓缓的点点头。

    “那就如此安排吧。”

    高第又凝重的嘱咐杨麒:“如此,有劳杨总兵要时刻关注宁远战况,一定要随时准备为宁远增派援军。”

    “末将遵令。”杨麒干脆利落的大声回答。他的声音里,却隐隐有着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在屠杀了整个右屯的军民后,努尔哈赤才感觉心中舒服了一点。

    右屯的仓库点醒了努尔哈赤,大明对他的进攻是有准备的。而且这次的准备还远超以往。

    大金已经失去了战争发起的突然性。

    右屯明显是被明军有意放弃的,这意味着明军并不想在右屯与大金交手。

    努尔哈赤有种感觉,明军只怕也不会与他在锦州交手。

    交手的地点?

    顺着锦右、松山一线的地理,努尔哈赤一路思索过去。按他的经验判断,明军最终的选择应该就在宁远。

    看来这次是要打一场真正的攻城战了。

    呵呵,这才有点打仗的意思。

    努尔哈赤的脸上老态忽然退去,精神变得异常振奋。

    “阿济格,各旗都什么时候能到?”努尔哈赤大声问道。

    出乎明军的预料,努尔哈赤在一举袭取了右屯以后,竟然在右屯停步不前。

    努尔哈赤对近在咫尺的大小凌河、锦州、松山等地的明军不管不问,只是盘踞在右屯不动。这让所有关注努尔哈赤动向的人,全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奴到底在搞什么阴谋?”袁崇焕烦躁的来回踱步。

    走了几圈,袁崇焕忽然一笑。

    管老奴搞什么阴谋做什么,老奴再耍再多的花样,最终还不是要来宁远打上一场吗?

    老奴来的晚,那正好可以再多给宁远几天准备的时间。

    天启五年十月初七,袁崇焕在宁远召开誓师大会。

    当着宁远全城军民,袁崇焕刺血为书。

    誓与宁远共存亡!

    见此情景,宁远军民大受振奋。

    不说别的,大明自开国以来还从无一位文臣向袁崇焕这样。

    文臣从来讲究的都是倜傥风流,就算掌兵也都是羽扇纶巾、谈笑论兵。

    大明掌兵的文臣,与底层官兵从未见过面的,那是大有人在。

    还没有谁会像袁崇焕一样,不但把自己摆到军民面前,更是当着军民的面刺血为书。

    这行为,也太丢文人的面子了。

    看到宁远最高领导袁崇焕,当众刺血为书立誓,宁远的军心民心全都安定了下来。

    老奴不想叫大伙活命,那大伙就跟着袁兵备和老奴拼了。

    小兵和小老百姓不懂什么大道理,他们只知道,只要当官的敢玩命,那他们也绝不会逃跑!

    看到袁崇焕在军民面前意气风发的宣誓,祖大寿的脸都有些绿了。

    袁大胆这分明是在玩真的啊!

    无论如何,大明的文臣都还是要讲几分脸面的。袁崇焕既然干出当众刺血立誓的事情,那他就真的要与宁远共存亡了。

    要是袁崇焕当众刺血立誓,转身就丢下宁远逃跑,那袁崇焕就算保住了性命,他这一辈子也就算彻底毁了。

    到那时,就算朝廷不杀袁崇焕,他也将被大明的整个文士阶层所唾弃,他将成为整个大明的笑话。

    以袁崇焕的脾气,那种结果他绝不会接受。

    可以说,只要当众刺血立誓后,袁崇焕就真的只能与宁远共存亡了。

    作为宁前兵备道的袁崇焕要与城谐亡,那他们这些带兵的军官也就只能与宁远城共存了。

    否则……

    没等祖大寿想完,城中又是一片振奋的大叫。

    回过神来的祖大寿一看城中的场面,心中更是连连的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