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三章:宁远序幕(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四贝勒府

    皇太极对自己的演技感到非常满意。

    至于右屯,老汗不让他去打,那更好。

    与范文程反复的推算后,皇太极相信右屯就没有多少军资存在,至少是根本就没有30万石粮食存在。

    汉人的军资并不全是粮食,还有被服、军械统统都属于军资。另外,汉人的军资数量水分太大,很少有实打实的数。

    而右屯的军资在那么危险的前线,竟然从6月一直放到了10月,这也太反常了。

    那么长的时间,明军能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

    现在要说右屯中没有丝毫猫腻,那打死皇太极他都不会相信。

    只所以皇太极对范文程的判断坚信不疑,那是因为,皇太极也想到了范文程所说的商人中会有谁了。那帮人还真的很像商人。

    右屯肯定没有那么多军资。

    谁打下来右屯,恐怕谁就说不清楚了。

    老汗要是非要那足额的军资,别说是足额,就是老汗只要一半,那谁能拿得出那么大笔的物资?

    右屯那就是个火炕,皇太极还巴不得离得远点呢。

    不过,演戏还是要演全套。

    “给我滚开。”

    皇太极一脚把一个没来得及躲闪的包衣奴才踢了个跟头,头也不回的冲进房中。

    随即,房中就传来各种东西碎裂的声音。

    很快,后金各旗就都知道了皇太极受挫的消息,各位旗主贝勒反应各异。但比较统一的感觉,却都是有些幸灾乐祸。

    他皇太极要是不做留守,那他们这些旗主贝勒就必须要有一个当留守。

    好容易有个扩充实力的出战机会,又是面对最好打的明猪,大家伙可谁也不想放弃。相比之下还是皇太极留守最好。

    不皇太极劝谏老汗的言语,还是打动了各位旗主贝勒。

    在后金众将眼中,小小的右屯,大伙不管谁去,那都能轻松的拿下。

    一时之间,努尔哈赤的行宫中,人流如潮。各个旗主贝勒纷纷赶来求战,弄的努尔哈赤好不烦恼。

    相对应的,各旗进山打猎的士卒,也都在以最快的速度撤回驻地。

    10月初六,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时候,努尔哈赤亲自带领他的亲军和两黄旗士卒,突然出现在右屯。

    努尔哈赤一战轻取明军的军资重地右屯。

    宁远大战的大幕开始缓缓拉开。

    “父汗,右屯已经被我攻下来了。”阿济格不顾身上的血迹,大叫着冲到努尔哈赤马前。

    看着阿济格那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容,略微有些困倦的努尔哈赤一个愣神。

    年轻真好啊!

    自己像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刚在辽东王(李成梁)府中崭露头角。

    那个时候,苦是苦了一点,但现在想起来还是很让努尔哈赤怀念的。

    勉强把散乱的思绪拉了回来,努尔哈赤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

    右屯能打下来,那是理所当然的。

    士卒向上一冲,单凭喊杀的声音,努尔哈赤就知道拿下右屯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右屯的抵抗有些太脆弱了。

    撇了一眼阿济格身上的血迹,努尔哈赤忽然来了兴趣。

    “老十二,你杀了几个?”努尔哈赤兴致勃勃的问道。

    听到努尔哈赤问他杀了几个,阿济格昂起头大声的回答:“我杀了3个。这些明猪真是无趣,连把刀都拿不住。”

    “什么?”努尔哈赤感觉有些不对。

    “老十二,你是攻城时杀的,还是进城后杀的?”努尔哈赤又仔细的询问。

    “攻城时杀的啊!明猪在城头根本就没什么反抗,我一下就冲上去了。一刀一个,杀了两个,他们就都跑了。第三个还是我追上去,从背后砍到的。”

    阿济格看到努尔哈赤有兴趣,手舞足蹈比划着把攻城的过程详细描述了一遍。

    “这么轻松?”努尔哈赤脸色慢慢阴了下来。

    右屯作为明军的辎重仓库,守军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脆弱啊!

    “仓库都抢下来了?没被烧了吧?”努尔哈赤急速的问道。

    “都抢下来了,一个都没被烧掉。”阿济格得意洋洋的回答。

    “走,去看看。”努尔哈赤催动战马,向右屯小城走去。

    啪!

    看着仓库内的这堆破烂,努尔哈赤狠狠地一鞭抽在旁边的桌子上。已经朽破的桌子经不住大力的鞭打,哗啦一下崩碎在地。

    连桌子也在嘲笑我吗?

    努尔哈赤的心中怒火汹汹的燃烧起来。

    “阿济格,你去看看其他的仓库是些什么情况。”努尔哈赤强行按捺住心火,冷冰冰的说道。

    “喳。”阿济格不敢再多话,转身离去。

    好一招瞒天过海啊!

    努尔哈赤在心中冷冷的赞了一句。

    难怪右屯这么轻松的就被攻下。

    闹了半天,右屯根本就没什么军资。就连明军防守右屯的参将周守廉也在昨天就率队撤离了右屯。

    “来人,给我把右屯所有的明猪全部斩杀,不留一人。”努尔哈赤从牙缝中挤出一道血淋淋的命令。

    “父汗,”

    伴随着右屯各处响起的惨叫声,阿济格的声音远远传来。

    “仓库都是空的。”

    听到阿济格的声音,努尔哈赤眼睛慢慢罩上了一层血色。

    随即,血色完全笼罩了整个右屯。

    天启5年10月初五,努尔哈赤攻取右屯,焚大明军资仓库,屠城。

    数千明军士卒伴随30万石军资化为灰烬。

    宁远

    “祖将军,右屯的军资就这么轻易的丢了?”袁崇焕一脸阴沉的问道:“你们就不怕助纣为虐?”

    “袁道台,从右屯抢运回的1万5千石军资,已经运进宁远城了。其他物资都已化为灰烬。”祖大寿一本正经的回答袁崇焕。

    “唉,”袁崇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却感觉轻松了几分。

    “祖将军,后金已经出兵了,锦右至宁远这一线到底还有多少庄子没撤啊?”袁崇焕换了个话题询问。

    “这,这,这我也不是太清楚。反正我们祖家的庄子是都撤回来了。”祖大寿也是一脸迷糊。

    沿途的庄子隶属其他人家,祖大寿也不好强迫别人撤退。他只知道他的姻亲吴家是撤了。至于别的人家,他还真不太清楚。

    “那祖将军,你觉得锦右一线还能给我们争取多少时间?”袁崇焕脸色一正,异常凝重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