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一章:无题(实在想不出名字了)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信王府

    想到为他战死的少年,朱由检有些哀伤的吩咐:

    “王承恩,你把这些战死少年的名字统统记下来,给每人制作个牌位,在府中专门找个房间供奉起来。孤不能让这些为孤而死的人,没了香火血食。”

    “老奴谨遵殿下慈命。”

    听到信王殿下的吩咐,王承恩恭恭敬敬的跪下领命。

    这一瞬间,王承恩眼中充盈起大量的眼泪。

    王承恩活了几十年,别说没见过,就连听,他都没听说有这样仁慈的主子。

    祭祀几个卑贱的仆从?

    全大明200多年间从未有过。

    向王承恩这种断了后的太监,最怕的就是身后没个香火血食祭祀。

    今天,信王殿下能惦记着这些卑贱小子的身后事,那他王承恩将来也绝不会没个下场。

    走出门时,王承恩都幸福的想要唱两句小曲。在他看来,能跟着信王这样的主子,是他此生最大的幸运。

    打发走王承恩,朱由检依然难以平复心中的情绪。

    他能预料的到,将来死去的少年绝不会只有这几个人。

    放任自己的哀伤肆意流淌,朱由检无声的缀泣了两声。

    能悲伤,这让朱由检感觉他像真正的人,而不是在玩一个游戏。

    朱由检只希望,将来面对少年队肯定会出现的大量伤亡时,他还能保持住这种哀伤的心态,而不会把少年们只视作冷冰冰的数字。

    放下少年队的伤亡报告,拿起老掌柜郑明的报告,朱由检终于脱出了哀伤的情绪,他一阵的挠头。

    奴隶交易,朱由检并不反对。只是,龙门商队要是真换来数以千计的奴隶,怎么安排,那他还真需要好好琢磨一下。

    那么多人往哪里放呢?

    若全是汉人还好,最多就是放到工坊、皇庄,再差、再差还可以扔到水利工地上,让他们在工地上先混口饭吃。

    可要是换来的是大批连汉语都不会说的异族人,那怎么办?

    贸然带到中原,肯定会惹出不少的麻烦。

    现阶段,朱由检还需要低调一点。

    好容易大哥朱由校把全大明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没道理,他再搞事把视线再吸引回来。他还不到高调的时候。

    额,朱由检忽然想起组建龙门客栈前的一个想法。

    雇些草原人养羊啊?

    有了这些奴隶,还雇什么人?

    就用他们养羊不就完了。朱由检一阵恍然大悟。

    嗯,就这么干吧。就叫老掌柜在喜峰口外找个地方,建个大点的牧场,就地养羊牧牛好了!

    解决了老掌柜的报告,朱由检的心情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翻开手中最重要,也是最厚的一份报告。

    这是由张云翼、郑明、李钊口述,郑平执笔的报告。记录的,是龙门商队草原一行的所有见闻。

    因为朱由检再三强调细节一定要真实,郑平干脆就未做任何的修饰。通篇报告都按各人所见所讲的口气,把细节统统记录了下来。

    报告内容按每人所述各分一段,最后再加上少年队的所见所闻,共同组成了这么一份厚厚的报告。

    这也是龙门商队草原一行最直观的报告。

    随着阅读,龙门商队经历的一切,逐步在朱由检眼前慢慢展开。

    可能是因为讲求真实,也可能是郑平的文笔确实不佳,整份报告看的朱由检有些昏昏欲睡。

    商队明明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可郑平愣是给记录成了流水账。

    好吧,郑平写的报告,真实倒是真实了,但实在太影响阅读体验了。

    总算看完了报告,朱由检欢喜的判断:看来配备了隧发枪的少年队已经可以出师了。

    从报告中,朱由检也能感到少年队的不足。

    不过,没关系。现在的少年队依旧还不是一支完整的少年队。朱由检开开心心的想到。

    在朱由检心中,完整的少年队,还需要配备孙元化正在研究中的6磅轻炮。以及大量的骑兵。

    对敌时,完整的少年队只需堂堂正正的压过去,用火器击溃敌人,再由骑兵追击残敌就好了。

    想到这儿,朱由检的思维一下飞到了研究院。

    孙元化的铁模铸炮还在研究当中,也不知道研究到哪一步了。

    李天经正在拿朱由检送他的望远镜仔细的观测天象,一门心思的想重算历书。

    王徵正在仔细校订他的《远西奇器图说》底稿,准备交由朱由检的书坊为他出版。

    年纪最大的李之藻却在研究院坐不住,他拉着徐光启跑去皇庄的各处水利工地参观去了。

    那么大年纪的两位老同志,一点都不省心。就不知道在研究院安安稳稳的研究些理论性的东西。

    他们不知道朱由检生怕他们的身体出任何毛病吗?

    没见为了保证他们的身心愉悦,就连最急需的王徵,朱由检都没好意思打扰他,而是在耐心的等待王徵校订完书稿,再请他上岗。

    要知道,王徵对水利机械的研究,那才是朱由检现阶段最急需的东西。

    有了他,就能让朱由检的工坊解决最关键的动力源问题。

    想想吧,什么水力冲压,什么水力织布,甚至最初级的水磨,这些都需要一个真正的水利机械专家才能解决动力的转换问题。

    大明简易的水车可无法直接变成水力机械。

    在朱由检眼中,这些珍贵的科学家才是他最值得珍视和最宝贵的财富。

    保证他们心情愉悦、健康长寿,这才是朱由检最应该做的事。

    思绪正在杂乱的飞行中,房门外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朱由检暗道一声不好。

    推开门撇了一眼门外,见人还没有露头,朱由检连忙一溜烟的跑了。

    人家朱由检现在也是结了婚的人,已经不再是单身狗了。不光结了婚,朱由检还一次就娶了三个王妃。

    造孽啊!朱由检的三个王妃,到现在也都只有豆蔻的年龄。

    结婚也就罢了,朱由检可不忍让她们在这个年纪就压抑成老太婆的模样,他宠纵的任由她们活动,还经常讲点前世的笑话给她们听。

    没想到,在朱由检的宠纵之下,三个王妃的本性慢慢都暴露了出来。

    正妃周氏和侧妃袁氏这两个王妃性格还文静点,可侧妃田氏的性格那可是相当的活泼。

    连朱由检都没想到,田氏竟然还会骑马舞剑,这可是大明女性中非常罕见的技能。

    10几岁的年龄正是好玩好动的年纪。看朱由检不反对她骑马舞剑,田氏一下找到了主心骨。她不光自己骑,还时不时的要拉着朱由检一同去玩耍。

    一天到晚瞎忙又不好意思抹下脸拒绝的朱由检,只好尽量避之大吉。

    先躲躲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