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O章:右屯的军资(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先生,即便尼堪现在开始能好好种地,也无法立即收获粮食啊?要解我大金的燃眉之急,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

    对范文程让汉人好好种地的提议,皇太极虽然很是赞同,但那毕竟是远话了。而且皇太极并不认为努尔哈赤会改变他对尼堪的看法。

    皇太极现在最想要的还是立即弄到粮食的办法。

    “想尽快搞到粮食,那贝勒爷就要多花钱了。”范文程早就料到皇太极会这么问,他不慌不忙的回答。

    特意提起让汉人好好种地,只是范文程为未来埋下的一个伏笔。

    即使范文程再看不上那些低等的尼堪,但他想要在后金有所发展,也必须想法提高汉人的地位。

    毕竟在女真人眼中,他范文程始终也是一个尼堪。

    “花钱?你是说从商人哪里购买吗?”皇太极略一沉吟,随即直接开口询问。

    “不瞒先生,我早就向大明派出过商人,可最近却都已经与他们失去了联系。想靠商人买粮恐怕很难。”没等范文程解释,皇太极就一脸无奈的说道。

    商人皇太极早就安排过了,无奈大明对辽东管控非常严。他派出的商人都没什么作为。

    “向大明派出商人?”范文程忍不住轻笑一声。

    估计皇太极向大明派出的那都不是商人,那些该叫做细作才对。

    “贝勒爷要是真想购买粮食,那需要派出商人。贝勒爷只需大大提高粮食的收购价格,这就足够了。”

    看皇太极还不是很明白的样子,范文程进一步解释。

    “贝勒爷只需要把粮食价格提的高高的,只要有钱赚,那自然就会有大明的商人把粮食给咱们送来。至于商人的来路吗?”

    说道此处,范文程忽然冷笑了两声。

    “呵呵,也许有些送粮食的商人,会大出贝勒爷的预料的。”

    宁远

    面沉似水的袁崇焕死死地盯着祖大寿。

    “祖将军,这右屯的30万石军资怎么还没撤回来?”

    听到袁崇焕的问话,祖大寿不慌不忙的说出了一串的借口,什么道路不畅啊,运输力量不足啊等等、等等。

    对祖大寿找的借口,袁崇焕早知道祖大寿会这样说。

    说是右屯囤积有30万石的军资。袁崇焕敢打赌,右屯现在要是还有一半军资存在,那都算他输了。

    当初孙承宗运到右屯的军资,确实有接近30万石之多。那是孙承宗为进攻后金苦心准备的,用来支撑整个大军作战的后勤物资。

    柳河之战后,孙承宗黯然辞职,进攻后金的行动也嘎然而止,军资就滞留在了右屯。

    关宁军以大军奔溃的借口赶走了孙承宗,这让他们损失了大量的空额收入。

    这个损失要怎么弥补?

    右屯的军资啊!

    右屯囤积着那么多的军资,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关宁军怎么会视而不见。

    更有利的还是右屯所在的位置。

    从地理位置上看,右屯的位置还在锦州前方,紧贴着面对后金的明军最前线。右屯所在地离宁远防线很远,离山海关就更远了。

    那么危险的地方,有权利管理那批军资的蓟辽经略高第,是绝不会冒险跑到右屯检查储备情况的。

    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借助孙承宗去职,高弟新任,辽东人事大变动的机会。

    在袁崇焕估算中,关宁军可能都把右屯的军资分了个一干二净,右屯只怕只剩一个空壳的存在。

    作为宁前兵备道,袁崇焕早就听到了许多的风声,只是面对这帮兵痞,他也没有能力去审核。

    毕竟要防守宁远,袁崇焕还需要这帮不要脸的家伙做主力。

    盯着祖大寿,袁崇焕一字一顿的说道:“本道不管别的,本道绝不允许右屯的军资落入后金手中。”

    停顿片刻,袁崇焕又用冷的好似冰渣一般的声音说道:“现在一切事情都以守备宁远为先,一切影响宁远防御的隐患,都必须排除。

    本道可不希望后金利用右屯的军资来攻击宁远。”

    死死盯着祖大寿,袁崇焕一字一顿的说道:“千万别影响宁远的防御,也千万别逼本道杀人。”

    抹了抹头上泌出的汗水,祖大寿豪声叫道:“请道台放心,右屯的军资宁肯付之一炬,也不会落到后金手中。”

    嘴上虽然叫的响亮,祖大寿心中却在想:“看来得分给袁道台一份才行,右屯剩余的军资也得赶紧起运了,不能真逼的袁大胆发疯啊!”

    天启五年10月中旬,右屯的第一车军资开始向宁远转运。

    京城

    放下手中的报告,朱由检心中有些莫名的唏嘘。

    少年队这次又死了3个,加上在喜峰口死亡的少年,前后已经有6个少年死在战场上了。

    少年队的少年,都是和朱由检差不多大小的年龄。

    10几岁的年龄,在前世还只是个未出学校的中学生。但在这个时代,朱由检已经把他们送上了战场。

    面对少年的死亡,朱由检都忍不住觉得,自己是否做的有些卑鄙?

    就为他的一个理念,那些少年就要付出死亡的代价,这合理吗?

    也许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很合理。

    但朱由检却很难迈过自己心中的坎。

    苦思了半晌,朱由检终于做出了决定。

    这些少年是为他死的,那他就一定要让他们有应得的死后哀荣!

    “王承恩?”朱由检大声的叫道。

    “老奴在。”王承恩迅速应了一声。

    “死伤少年的抚恤,都给各家发下去了吗?”朱由检轻轻地问道。

    “殿下都发下去了,死去的少年每家都是10两纹银。”王承恩低头应道。

    10两银子就是一条命,这些少年的命还真是不值钱啊!

    “王承恩你给孤盯紧了,看谁敢向这些抚恤伸手。敢伸手的,本人一律格杀,全家都给孤罚没为奴。”

    朱由检板着脸一字一顿的交代,话中的杀气令王承恩都感到有些胆寒。

    “另外,死亡少年家中是佃户的,一律减一成租。是难民和夜香郎出身的,许他们家中自选一份职业。种地、做工任凭他们自愿。”

    “至于这些死去的少年,”朱由检的声音中,出现了一种明显的哀伤。

    孤要他们四季轮转而祭祀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