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九章:皇太极的谋划(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长春宫

    既然拿定了生气的主意,朱由检也就不再费心去搞什么伪装了。他直接把自己的不满展示在朱由校面前。

    “大哥,你太过分了。容妃嫂子有了小侄子,你竟然还瞒着我。你就不怕我去打小侄子的屁股?”

    听小五巴拉巴拉的发着脾气,朱由校的心中忽然平静了下来。

    这才是他的兄弟!

    他们兄弟之间哪需要什么虚情假意。

    要是小五也像那些文臣一样,明明心中气得要死,还要硬撑着说些恭喜的吉祥话,那就真没意思了。

    这次确实是他当大哥的做的不对,哪有当兄长的瞒着自家兄弟的。

    “小五,你想打小侄子的屁股,那你可有的等了。那小子现在还太小,朕可不能让你现在就去打他。你想打他,至少也得等他长大些再说。”

    朱由校脸上带着笑,温声向小五赔着不是。

    作为皇帝,朱由校他是不能直接认错的。允许小五将来打他儿子,这就已经表明朱由校的心思了。

    皇帝的这个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明是嫡长继承制。

    刚出生的容妃儿子,已经稳稳地站据了长子这个名分。

    只要他能平安长大,就算将来张皇后也有子,可他这个长皇子也将是未来大明储君的有力争夺者。

    这么一位有可能成为储君身份异常尊贵的皇子,在信王口中却成了小侄子。信王竟然还想去打他屁股,而皇帝还真就答应了。

    这简直要惊掉了大伙的下巴。

    看到朱由校还是一如既往的待他,朱由检的眼中忽然有了一股酸涩的感觉。

    “算了,看大哥你一脸舍不得的样子,我就不去讨人嫌了。”朱由检揉揉眼睛,转口叫道。

    不过,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大哥。

    一扭头,朱由检冲王承恩叫道:“那份礼物不要送了,都给我带回府去。小侄子还太小,他还用不到。”

    不顾王承恩骇然的表情,朱由检又回过头来,一本正经的向朱由校解释:“大哥,你不提前通知我,我都没有任何准备。

    这次我带来的全是库房里的金银珠翠,小侄子根本用不上。现在我都带回去了。

    等我为小侄子专门搞点现在他能用的到的东西,算是专门给他的礼物。

    嗯,不能让他的礼物被别人挪用了。”

    听完小五的理由,朱由校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不就是不想给朕礼物吗?难为小五还想出这么个理由。

    得得,带回去就带回去,朕还稀罕你那点东西。

    倒是小五要为他的小侄子设计点新东西,这倒让朱由校有些期待了。

    辽东

    “大金要闹粮荒了!”

    听完范文程的分析,在心中确认了这种可能性,皇太极心中忍不住一阵狂喜。

    这真是错有错着,好心有好报啊!

    皇太极是大金的大管家,大金所有有关后勤的事物没有谁会比他更清楚。

    大金不是大明,大金的军队并没有统一的后勤供应。

    大金每次出兵,都是各旗各自集中各旗的军队,各带自家所需的给养。

    各旗的部队汇集到一起,按努尔哈赤的指挥一起做战。努尔哈赤只会给各旗解决很少的一点后勤问题。

    所以,大金军队出战时,全靠战场抢掠来维持大军的损耗。

    年底这次出兵,大金要攻击的,是明军业已经营了数年的坚固防线,只怕很难轻易就得手。

    就算大军能轻易打破明军的防线,可明军要是狠狠心,放上一把火。那只需几个小卒,就能让大金抢掠的计划灰飞烟灭。

    到那时,单凭宁远民间抢掠的一点粮食,只怕还抵不上老汗亲军的消耗。

    而且,就算如愿以偿的抢到大明的库藏,以宁远小城的规模,恐怕会真如范文程所算,大金很难抢到足够多的粮食。

    这样算来,随同老汗出兵的各旗,是注定了要损兵折将还要劳师无功。他们最多也就得到点战功的虚名。

    一旦各旗储存的粮食大量损耗,却得不到补充,那……。

    没有粮食各旗拿什么来养人。

    到时候,那怕各旗抢来再多的人丁,他们也养不起。

    想到这里,皇太极彻底明白范文程的谋划了。

    好谋划,果然是好谋划啊!

    等到各旗出征归来,粮荒出现时,那就是谁有粮食谁就是老大了。

    皇太极作为盛京留守,都不需要搞什么特别操作。单只他不需要出兵,就能为他的正白旗节省下大量的粮食。

    等到粮荒出现的时候,他只需稍稍付出一点粮食,各旗辛苦征战抢来的人丁,不就都便宜了他正白旗。

    只要操作的好,不光得到人丁,各旗还要承他皇太极一个大大的人情。

    想清楚这里面的各个环节,皇太极哈哈大笑起来。

    “先生高见!不知先生可有法子为我正白旗筹到粮食?”

    笑声一敛,皇太极一本正经的向范文程问计。

    听清皇太极说的是正白旗,范文程会心的笑了。

    “贝勒爷,从长久来看,还是要尼堪(努尔哈赤对汉人奴隶的称呼)好好种地才有粮食啊!”范文程颇为感慨的说道。

    听范文程说到“尼堪”二字时,皇太极发现他说的非常流畅,没有丝毫的不忍和怜惜。

    也许在范文程这种人杰的心中,那些尼堪都算不上是他的同族吧!皇太极默默地想。

    对于范文程发出有关种地的感慨,皇太极还是非常赞同的。

    他们女真人在种地上,比起尼堪确实是差的太远了。

    不过,虽然大多数尼堪只会种地,但尼堪中也不是就没有能人存在。

    就像眼前的范文程,不就是尼堪中的佼佼者。

    而相比女真人的数量,尼堪的数量更是多的可怕。

    对尼堪,皇太极并不赞成努尔哈赤屠杀的处置方式。

    在皇太极看来,真英雄就要有容纳天下的气度。

    管他什么种族,只要是人杰、只要有能力就可以拿来重用。

    “只要我能让尼堪好好的为我种地,再把尼堪中的能人全部收归我用。以尼堪的数量,放眼大金还有何人是我的对手!”

    看着侃侃而谈的范文程,皇太极心中充满了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