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八章:后金的隐患(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天命十年,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建国还不久,国中的高层大多都是些能打仗的将领,文臣并没有几个。

    努尔哈赤打仗是把好手,但涉及到民生和建设,努尔哈赤的水平可就非常一般了。

    辽东在努尔哈赤的治下,破坏远比建设来的多。

    辽东后金辖区的汉民,经过努尔哈赤数年来以各种理由进行的大屠杀,大多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也被分作女真人的奴隶。

    辽东原有的大量村镇被毁,无数良田彻底抛荒。

    幸存的汉民作为奴隶,辛苦耕种出来的粮食、财富完全属于别人,就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又怎么会有一丝的生产积极性。

    女真人又不事生产,对农耕近乎一窍不通,只会用杀人的方法管理汉人奴隶。

    努尔哈赤的这一系列的作为,导致辽东后金治下,这几年虽然都是风调雨顺的年景,却依旧年年歉收。

    而不管丰年也好,歉收也好,女真人根本就不在乎汉人的死活,他们只管把粮食统统抢走。

    照这个节奏,范文程判断,后金的粮食已经出了大问题。今年冬天,辽东必将出现饿殍遍野的局面。

    当然,饿死的肯定不会是女真人。

    “粮食?”皇太极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这两个字。

    作为后金掌管后勤的大管家,皇太极远比后金的其他人更懂得后勤的重要性。

    对粮食的问题,皇太极虽然也有所关注,但他并没有太过看重。毕竟后金的军中还不缺粮。

    “我大金近年来军中虽不缺粮,但民间却已经表现出缺粮的势头。”范文程一脸自信的侃侃而谈。

    “我大金先得辽沈,后陷广宁,先后得到了大明的大量库藏。

    这几年,老汗又大肆清理内部,从民间又获得大批的存粮,这才有我大金军中这充沛的军粮。

    但今年民间再次歉收,粮食已然不足。老汗这马上就要再次向大明动兵,兵马一动粮食损耗更大。

    贝勒爷,您觉得此次出战,老汗的胜算如何?”

    看到皇太极被他问的一愣,范文程连忙补充:“我是问贝勒爷,您觉得老汗能夺回多少粮食?”

    能抢回多少粮食?

    这个问题让皇太极有些挠头。

    战争的胜负还好判断,可这劫掠的收获可不好确定。

    那东西偶然性太大,也许一个小兵一把火,就会让你空手而回。

    看到皇太极一时没有回答,范文程无声的笑了一笑。

    “咱们就算老汗能轻易打破明军的宁远防线,缴获明军的所有物资。那我们能得到多少粮食呢?”在粮食二字上,范文程着重加重了语气。

    “以大明以往的习惯,一般会为明军储存半年左右的粮食。明军大概有10万人吧?

    也就是说,我们顶多能缴获10万人半年的军粮。就算能从宁远民间在搜缴一点粮食,也肯定不够10万大军一年所食。”

    听范文程说到这儿,皇太极惊得一下站起身来。

    他明白范文程说的意思了。

    大金就要闹粮荒了。

    京城

    宫内终于传出确切的信息,容妃任氏顺利产下皇子,皇帝为其赐名朱慈炅。

    因皇帝得子,朝廷明喻:大赦天下,普天大庆。

    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朱由检听到消息心中还是很不是滋味。

    大哥有秘密竟然一直瞒着他,这令他不太舒服。

    难道大哥还会怕他对小孩子不利吗?

    不想了,郁闷。

    朱由检用力甩了甩头,仿佛这样就能将那不舒服的感觉甩出脑外。

    拿起桌上的报告刚翻了两页,王承恩就匆匆的跑了进来。

    “我的祖宗哎!殿下您怎么还稳坐在这里?朝廷明发的诏书都出来了,您还不进宫去给陛下贺喜?”

    虽然知道自己的主子心里不舒服,但王承恩还得上赶着来劝说。

    没办法,信王和皇帝再是兄弟,也毕竟还是君臣的关系。

    该去贺喜的时候,就算心中再不舒服也必须得去啊!

    懒洋洋的站了起来,朱由检慢悠悠的说道:“好吧,那咱们这就过去吧。”

    看信王没有准备礼品的意思,王承恩忍不住提醒:“殿下,我们送什么礼物呢?”

    “礼物?你就从库房随便拿点值钱的东西就好。”朱由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他还是难以迈过心中的那个坎。

    皇宫

    “信王还没有来?”朱由校这已经不知是第几遍问了。

    封锁容妃怀孕的消息,朱由校知道会引起外廷的极大不满。可他实在不敢再冒失去子嗣的危险。

    没提前告诉小五,朱由校也知道,这次他算是得罪小五这个弟弟了。

    从本心来说,朱由校是不想瞒着小五的。

    可魏忠贤说的也对,小五那飞扬跳脱的性子很难保守住秘密。一旦他说漏了嘴,那全京城恐怕都知道了。

    事关重大,朱由校也只能选择瞒着小五了。

    贵为天子,若有的选择,朱由校也不想封锁这个消息。可连续几个孩子夭折,让朱由校对整个皇宫都有了点不安全的感觉。

    这次封锁容妃怀孕的消息,也算是朱由校对宫中的一次检测。在魏忠贤的封锁下,消息没有一丝外漏,这结果还算让朱由校满意。

    只是该怎么解决小五的麻烦,让朱由校感到很伤脑筋。

    “陛下,信王殿下来了。”

    内侍的声音惊醒了朱由校。

    “还好,小五还肯进宫来看朕,那就好办了。大不了,朕再多答应小五些条件就是。”朱由校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辛辛苦苦努力了一路,都到了长春宫的门口,朱由检还无法在脸上挂上笑容。

    算了,还是生气的样子比较自然。也省的这个大哥还真以为我一点气都不会生。

    朱由检决定放弃挤出笑容的努力。

    估计这种挤出的笑容恐怕比哭还难看。放弃算了,省的大家都难受。

    看信王就那样板着一张脸,一股生气的模样走进长春宫。王承恩心中就不住的打鼓。

    “殿下可别太恃宠而骄了。”

    在宫中当了几十年的差,王承恩看过、听过的,因恃宠而骄没了好下场的主子可不再少数。

    “大哥,你太过分了。”

    进了长春宫,没等王承恩站稳,他就被信王殿下的言语吓得腿都软了。

    “我的祖宗,咱不能这样吓人啊!”王承恩心跳的都快要从胸口蹦出来了。

    信王殿下现在的言语,都不止是恃宠而骄了,完全可以算是冒犯君威了。

    这还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