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七章:皇太极与范文程(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信王府中,找到自己烦躁的真正原因,朱由检的心情反而轻快了很多。

    重新拿起“胜利号”的配件,这次朱由检很轻松的就将配件挂到应该挂的部位。

    端详着手中的半成品,朱由检的心慢慢坚定下来。

    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老天爷在陪伴着他,永远的不离不弃。

    进入脑中老天爷那淡蓝色的系统中,朱由检一头扎进教学区域,他需要用基础材料这种枯燥的学问,来赶走心中那份淡淡的失落。

    灰口铸铁、白口铸铁,这到底是什么区别?

    为什么铸炮要用灰口铸铁?

    基础材料那枯燥的理论,瞬间把朱由检脑中的杂念,冲了个一干二净。

    辽东

    失落的皇太极在家中喝着闷酒。

    没人通传,范文程就静静的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的站在皇太极面前。

    皇太极抬头看看范文程,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座位,醉醺醺的说道:“范先生来了,坐。陪我喝上一杯。”

    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皇太极一遍,看他并无怒气,范文程这才开口说道:“四贝勒,您不怪我吗?

    若不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你也不至于落个留守的下场。”

    抬眼撇了范文程一眼,皇太极大声笑道:“怪你,怪你作甚。你出的法子很好。

    只是你毕竟不是我们女真人。

    你不明白,我们女真人起自蛮荒,讲的就是个争抢。

    若不争抢就只会越来越弱。

    你出的法子很对老汗的胃口,这点我也很赞赏。

    你的法子不错,是我做的太过顺从了一点,忘了我们女真人的本性。

    这是我的错,与你何干!

    坐下吧,陪我喝上一杯,留守一次,天塌不下来的。哈哈、哈哈。”

    也许是有些醉了,这一番话皇太极说的毫无顾忌,话中透出的那股豪气更令范文程感到心折。

    这才是范文程梦寐以求的君主模样。

    能纳谏,能担责。

    对发生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埋怨,能够敏锐的找到策划和现实的偏差。

    对下属还有着足够的宽宏大量。

    皇太极,真不愧我为他改的这个名字。范文程脸上激动的有些发红。

    看范文程还站在那里,皇太极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一把把范文程拉到座位上,拿起一只酒杯放到他的面前。

    皇太极大声笑道:“一点小事而已,我不会怪你。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自己干一杯就是。”

    看看大笑中的皇太极,范文程把酒杯倒满,一饮而尽。

    “好、好,这才是我大金的大好男儿。来,我们再干一杯。”皇太极笑着举起杯,豪气的将杯中酒一口闷掉。

    范文程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他郑重的举起杯:“贝勒爷但有所命,文程无不遵从。”

    说完,范文程再次把杯中的酒一口干掉。

    耳听范文程的表态,皇太极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寒光。

    这一瞬间,皇太极那里还有丝毫的醉意。

    等范文程放下杯子时,皇太极又恢复了那醉醺醺的神态。

    皇太极拍掌大笑:“好好好,范先生就是此次最为豪气。今日我们只管喝酒,其他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好,”连饮两杯的范文程也把脑中的算计扔到了一边。

    既然皇太极有如此的肚量、如此的豪情,那他就把身家性命全部投到皇太极的身上,好好的拼上一场。

    “贝勒爷有命,文程愿陪您大醉一场。”

    这是在哪里?

    睁开眼,忍着宿醉的头疼,范文程慢慢回想醉前发生的事情。

    酒醉还真是误事啊!

    奋力坐了起来,范文程揉着自己的头,一边缓解着宿醉后的头疼,一边向左右观看一下。

    房中的摆设让范文程确信这里并不是他的家。

    这是……

    “先生睡得可还好?”

    随着问候的声音,皇太极大步走了进来。

    “看不出,先生还真是好酒量呢。”皇太极一边揉着头,一边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到范文程的床边。

    “贝勒爷,这是…”范文程略有些迟疑的问道。

    “这是我的贝勒府啊!”明白范文程问得什么,皇太极笑着回答。

    “先生的酒品还真好,醉了就只知道睡觉。白白浪费了我给你安排的美人。”指指屋角处,皇太极大声笑了起来。

    瞥见屋角站着两个女子,连相貌都顾不上看,范文程就一骨碌翻下床来。他趴伏在地上,颤声说道:“奴才酒醉无德,还请贝勒爷恕罪。”

    正在大笑的皇太极,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起来、起来,先生能有什么错?醉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大金可没有大明那么多复杂的规矩。

    再说,她们又不是我的侍妾,只是两个侍女而已,等下我就派人送到先生府上。”皇太极一把把范文程拉了起来。

    后金初建,各种规制都不太完善,皇太极也不太在乎范文程提的哪些汉人规矩。不过,对范文程的表现,皇太极还是非常的满意。

    一把拉起范文程,皇太极大声笑道:“先生既然肯来见我了,那一定是有要事。咱们前面说去。”

    看范文程还想要推辞,皇太极故作生气状:“既在我府上,先生一切听我安排就是。”

    皇太极没有料错,范文程此来还真有要事要说。

    当范文程听到皇太极被努尔哈赤安排为盛京留守后,心中极为不安。

    虽然范文程不是女真人,但他明确的知道后金是以战功为先的。

    没有战功就没有战利品。没有战利品,皇太极也就无法扩大直属的力量,更无法在后金朝堂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为了挽回在皇太极眼中的地位,范文程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反复思索和调查后金现在的局势。

    经过仔细的调查和考虑,范文程终于找到了一个破局的办法。

    本来范文程还想借此机会,再考验一下皇太极的心胸。

    没想到,皇太极的表现远超范文程的想象。

    可以说,皇太极完全就是范文程心中明君的形象。范文程现在已经完全是心甘情愿的为皇太极所用。

    “贝勒爷,大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粮食。”

    随皇太极来到前厅坐下后,范文程就一脸凝重的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