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六章:朱由检的迷茫(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草原

    看着巍峨的太行山和那崎岖难行的山路,龙门商队上下所有人等,都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龙门商队的这趟行程竟然会如此的艰难。

    两天前,打完对马贼的最后一仗,龙门商队总算获得了久违的平静。

    这两天,在扎鲁特部的跟随护卫下,龙门商队总算顺利的回到了喜峰口龙门客栈。

    老掌柜郑明与巴特尔约好交易的日期,就大方的让巴特尔带走了商队剩余的粮食。

    送走扎鲁特部,回到龙门客栈,龙门商队的所有人员都感到万分疲惫。

    去草原的这半个多月,虽然走的路并不算多。但一路却一直在不停的行军,还断断续续打了数仗。

    这种节奏可不是一个商队的节奏。

    这半个多月,龙门商队已经相当于参加了一场大的战役。

    虽然商队的人员伤亡不大,可在战争状态下,一直紧绷着神经,即便是老兵到最后也有些吃不消了。

    要不是商队数次大胜,有效的缓解了人员紧张的心理,商队也许早就崩溃了。

    终于回到了平安的环境,一放松下来,感觉疲惫那是正常的现象。

    安排好人员的轮休班次。苦命的张云翼等人,开始给信王殿下写各种不同内容的报告。

    信王殿下对此次龙门商队的行动十分关注。

    信王曾再三交代,回来后一定要第一时间给他报告。

    对信王的异常关注的理由,张云翼几人是心知肚明的。要知道,这计划可是信王殿下亲自拟定的。

    幸好信王殿下对报告并不要求文采,唯一的要求就是真实。

    信王是要不含任何水分的真实,越真实越好。

    除了详细描述商队行程和战斗的报告,老掌柜郑明还急需信王为商队制定新的计划。

    扎鲁特部提供的奴隶,万一真有数千之众,那该如何安置?

    商队还需要信王来安排批复。

    在老掌柜心中,这才是商队的头等大事和当务之急。

    在老掌柜郑明和张云翼辛苦的口述下(他们不识字),数份覆盖各方面的报告,在郑平手中写成。

    这些报告连同少年队的总结,经过兄弟货站快速的传向京城。

    京城,皇宫

    平常没多少人来往的紫宸殿,现在灯火通明,不停有宫女和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来跑去。

    紧张的气氛在殿中弥漫。

    殿门口,天启皇帝朱由校烦躁的问道:“太医怎么还没来?”

    听到皇帝发问,侍立在旁的魏忠贤躬身应到:“太医们年纪大了,行动难免有些迟缓。不过有王太医在此伺候,容妃娘娘应无大碍,陛下放心就是。”

    “应无大碍?朕要的是绝对无碍!”朱由校依旧烦躁的叫道。

    “快,再多派几个人去。要是他们走不动,就把他们给朕抬过来。”

    看到天启皇帝如此烦躁,魏忠贤不敢再劝,急忙又安排一组内侍前去接应太医院的太医。

    看看忙乱的紫宸殿,魏忠贤的心也忍不住提了起来。

    天启皇帝子嗣不旺。这几年先是张皇后小产,紧接着两位公主先后夭折,范慧妃怀的皇子,出生后也没能多活几天。

    这些孩子每一个的死,让朱由校伤心欲狂,甚至都让朱由校变得有些神经兮兮。

    为儿孙积福。

    信王这个整治黑心皇庄的理由深深打动了朱由校。

    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

    在信王殿下辣手整治皇庄后,没过多长时间,容妃任娘娘就有了身孕,这让朱由校大喜若狂。

    但连续有皇子不是小产,就是出生夭折,让朱由校变得对一切都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在朱由校的严令下,宫中所有知道容妃怀孕的人都闭上了嘴。

    一些不让人放心的宫女和内侍干脆就被魏忠贤灭了口。

    从皇帝的这个旨意中,魏忠贤深切体会到天启皇帝的决心。

    在魏忠贤的严密管控下,容妃娘娘怀孕的消息才能一直封锁到今天。

    按陛下的计划,这几天就要逐步向外放出容妃怀孕的消息了。

    没想到……

    按说,容妃娘娘还有10几天才到日子,可今天的表现却异常让人放心不下。

    一直为容妃调养身体的王太医,也认为容妃有早产的迹象。这更让朱由校大惊失色。

    老天一定要保佑啊!

    保佑容妃娘娘能顺利产下龙子。

    魏忠贤望着紫宸殿诚心诚意的祷告着。

    陛下可受不起再次的打击了。

    若是容妃娘娘的孩子再出问题,只怕宫中又要再死一大批人。

    死几个宫人到不要紧,关键是陛下的身体可受不了啊!

    魏忠贤的心中充满了忧虑。

    慌乱的人声传来,太医院的太医终于来了。

    信王府

    躲在船模房中,朱由检默默的组装着“胜利号”船模。

    不知为什么,平常很容易挂上的配件,他几次都没能挂上。

    啪,朱由检烦躁的把手中的配件扔到桌子上,眼睛呆呆的望向房外。

    那个方向正是皇宫的方向。

    “我这是怎么了?”朱由检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

    虽然阮大铖已经给朱由检分析的相当清楚。

    天启皇帝封锁消息主要是在提防外廷的大臣。

    因为虽没有明文规定,但按大明的习惯,妃子怀孕是必须要通报外廷知晓的。

    这规定,其实倒不是怕出生的皇子作假。

    皇宫中的妃子从怀孕开始,直到孩子出生都有严格的记录。那些东西想全部作假也有很大的难度。

    及时通报朝臣,更多的是因为皇子会事关大明将来的储君,外廷的大臣需要知道他们将来效忠的对象到底是谁。

    尤其像天启这种尚无子嗣的帝王,大臣们会更为关注宫妃怀孕的情况。

    天启这样封锁消息,最伤的其实是文臣的心。

    没见连阮大铖听到消息都伤心欲绝吗!

    虽然阮大铖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朱由检的心中依然似一团乱麻一样。

    不会是因为皇宫中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吧?

    朱由检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

    不会!

    随即,朱由检就在心中斩钉截铁的回答自己。

    那是为了什么?

    仔细思索片刻,朱由检终于找到他烦躁的根源。

    是大哥朱由校对他隐瞒消息这个举动本身!

    这种隐瞒,就意味着大哥朱由校对他的不信任。

    朱由检心中在害怕,他害怕失去哪位疼爱他的大哥。

    朱由检害怕一直疼爱他的大哥朱由校,会变成一个典型的皇帝。

    就是那种六亲不认,只从利益出发的寡人皇帝。

    在扪心自问中,朱由检真切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真正认可了这位大哥。

    大哥朱由校已经变成了他真正的亲人。

    朱由检非常非常不愿失去他在这个时代唯一的亲人。

    不知不觉间,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

    孤,难道就真的要注定了孤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