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五章:马贼末日(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冲出马贼营地时遇到的那队战士,力度和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太坚定了。

    面对近卫骑短距离的冲锋,那队战士竟然如山般毫不动摇。

    他们的阵型明明是那样的单薄,单薄到骑兵一撞就能撞破,可他们依然似大山般毫不动摇。

    他们那种如山的气度,更是力度和从未见过的。

    记忆中,那队战士用的火枪就是面前商队使用的这种。

    这些火枪的威力非常大,近卫骑一次就被打倒了30多骑。近卫骑可都是朵颜部百里挑一选出来的精锐好手。

    那么强的战士,一击之下就损失惨重。那一波的损失,甚至都赶上近卫骑冲出马贼营地所受的损失了。

    能在那可怕的火枪下侥幸生存,力度和已经非常感谢佛祖的保佑了。

    看了一眼战场中所剩无几的马贼,力度和感慨一声。

    若非他顺利的逃走,眼前这些马贼只怕连今天的太阳都看不到了吧?

    现在,这些马贼就算是把命还给他了。

    再次仔仔细细观察了一下商队的防御体系。力度和长叹一声。

    以眼前商队的防御力度,想打破这个车阵至少要伤亡2000多人才行。

    要是关键时候,对方的大巫再次出手,那恐怕伤亡3000人都不一定能打破对方的车阵。

    别说力度和带的人手不够。

    就是有足够的人手,这个伤亡也是他们兀良哈部承受不起的。

    还是花当老王看的准啊!

    力度和在心中暗赞老花当一句。

    算了,就按老王交代的,放他们回去吧!

    拿定了主意,力度和扭头交代一句,拨马离开了这个战场。

    牛角号声再度响起。

    朵**兵同时张弓,向着车阵方向连续射出三波弓箭后,转身离去。

    朵颜部的骑兵退的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停顿和留恋。

    朵**兵的离去,商队没能及时发现。

    马贼决死攻击所带来的激烈战斗,让张云翼等人都没马上发现朵**兵的撤离。

    张云翼等人正陷于燧发枪的另一个缺点中。

    在大数量火枪三段击的连续发射下,马车内很快被发射药的硝烟充满了。

    这些发射药的硝烟不光呛人,还严重影响了火枪手对外界的观察。

    烟雾最厉害时,火枪手只能向记忆中敌人的位置开枪。

    那种开枪的方式,其实完全就是在瞎打。

    那种盲目的开枪,只能起到一个火力封锁的作用,想打中对方那纯粹只能靠运气。

    命中率?

    那种情况下,还谈什么命中率?

    视野的不清,让张云翼对敌方的观察大打折扣。

    当听到朵**兵的箭雨发射声,张云翼吓了一大跳。

    对方竟然如此狠辣,竟会采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打法,这未免也太狠了。

    数轮箭雨过后,张云翼顾不得危险,毅然爬上了马车顶棚。

    看看车阵外死尸狼藉的惨烈场景,张云翼立即收回了对对方主将的看法。

    对方主将不但不是个新手,还绝对是个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的老将。

    对方的所有战术,根本就是逼马贼来送死的。他是在拿马贼的命,来试探车阵的防御方式和防御底线。

    当发现马贼不足以攻破车阵时,对方主将就干脆利落的选择了放弃。

    甚至临走,对方还不忘用无差别的三波箭雨,来打消商队追击的可能。

    幸亏对方用的骑弓威力不足。箭雨只能覆盖车阵外冲锋的残存马贼和少量马车。

    也幸亏商队面对马贼的冲击,根本就没有任何出击的打算。

    要不然,就算马车内的少年队无事,车阵后的老兵也肯定会倒大霉。

    “此人真的好狠啊!”

    看着车阵外血肉磨坊般的场景,张云翼心中感慨万分。

    那天晚上主持夜袭的要是此人,那……。

    张云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要真是此人,商队多半已经毁了。

    相比上次的战场,这次车阵外的战场残骸更让人恶心和难受。可有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对手在外面。张云翼根本不敢再让商队移动。

    一边派遣探子严密搜索四周,商队一边安排参战人员与其他方向的人员换班轮休。

    龙门商队必须防备敌方使用回马枪的可能。

    商队车阵中,眺望车阵外马贼的尸体,格措小团伙心中充满了侥幸。

    差一点,他们就也是外面残尸中的一员了。

    两个时辰后,车阵外震天的蹄声响起。

    扎鲁特部来了。

    京城

    “你说什么?”

    朱由检不相信的大声叫道。

    高起潜带来的这个消息太震撼了,震的朱由检不得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殿下,应该不会错的。”高起潜一脸凝重的说道:“任妃已经马上就要临盆了,消息再也瞒不住了,宫中很快就会发布确切的消息。”

    “这,这…”朱由检木然的坐回椅子上。

    大哥这次瞒的好紧,他竟然成功的瞒过了宫外的所有人。

    到此刻外界还不知道宫中的任妃,竟然早已怀有身孕;她最多再有10多天就要临盆了。

    这个消息就连朱由检也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朱由检就要当叔叔了,可他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朱由校这到底是在防谁呢?

    想到这一点,朱由检的心中完全是一片混乱。

    弹劾秦明的风波还没有完全过去,朝中不少文臣都已经盯上了他这信王府。估计弹劾的奏章都在准备当中。

    想继续低调发育,朱由检还没有想到好的方法。

    现在又冒出宫中这么一档子事情,朱由检真的感觉有些应对无着了。

    算了,还是听听阮大铖这个标准大明官僚的意见吧!

    “什么?”

    听到信王吐出的消息,阮大铖再也保持不住文臣的姿态,他非常失礼的大叫出声。

    “陛下竟然严密的封锁了任妃怀孕的消息?陛下对外廷的隔阂竟然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吗!”阮大铖一脸苦涩的喃喃说道。

    “你说什么?”朱由检没太听清楚,他大声的问了一句。

    “殿下,陛下、陛下这是视臣子如仇寇啊!”阮大铖依旧是一脸苦涩的失神回答。

    大明还没有一位君主会像天启这样。

    这绝不是正常人君所为,陛下这绝对是被奸佞所蒙蔽。

    看到阮大铖的激烈反应,朱由检反而迷糊了起来。

    没那么夸张吧?

    大哥不过就是隐瞒了个妃子怀孕的消息,用的着这么上纲上线吗?

    看来这皇帝还真就没有一点私生活了。

    当皇帝还真是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