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四二章:夜袭努尔哈赤(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后金从锦右一线横扫,因明军撤退的及时,八旗根本就没抓到多少人丁。

    八旗抓到的少数人丁,在努尔哈赤眼中,就连当做攻城的炮灰,都不够数量。

    与其留着浪费精力管束,还不如放入宁远,给城中添点乱子来的合算。

    看到进入城中稀稀拉拉的难民,袁崇焕脸上露出几分久违的笑容。

    看来,锦右撤退做的还是很彻底的。后金没能在锦右获得多少好处啊!

    “程同知,这些难民本道就交给你了。你切记,老奴一日不退,这些难民一日不得随意活动。”

    “属下遵命。”

    同知程维渶高声答应,迅带人把难民全部带走。

    袁崇焕按预先制定的方案,把难民全交由同知程维渶管理。

    鉴于努尔哈赤善长用奸细从内部攻城。

    为此,袁崇焕特别指定由程维渶管理城中民众。

    宁远城中所有百姓全部登记造册。无明确身份的人,一律拘押起来。所有城中青壮全都实行统一管理,全城实施军法管制。

    战争当中,所有疑似奸细的人,都会被就地格杀。

    正因为有这样严酷的规矩,袁崇焕才敢坦然接受努尔哈赤故意放进城中的难民。

    至于难民带来努尔哈赤的威胁和诱惑,袁崇焕不屑的一笑。

    老奴又在虚张声势。

    2o万,老奴连杂兵苦役都算上也就1o多万吧。

    右屯起兵,老奴就宣称13万,路上走了几天就变成2o万了。涨得好快啊!

    可惜在怎么涨数,老奴手底下也还是那6、7万八旗主力。

    吓唬谁啊!

    对老奴的引诱,袁崇焕就更是不屑一顾了。

    没理由他放着大明的高官不做,去后金那个草台班子不是。

    哼哼,今晚本道就给老奴个明确答复,让他彻底死了这个念想。

    想到老奴扎营的位置,袁崇焕脸上忍不住露出畅快的笑容。

    看到难民轻易的通过城门进入宁远,努尔哈赤脸上却忍不住露出失望之色。

    宁远城门竟然没有堵死!

    努尔哈赤的另一打算,再次破灭。

    努尔哈赤放难民入城,主要是想看看宁远守军的态度。

    宁远的城门并未堵死,这算是对方的一个弱点。

    但这也表明宁远守军随时可能会开城出击。

    这就逼得努尔哈赤不能采取绕过宁远,攻击明军后方的策略。

    宁远的位置实在太关键了。

    若后金绕过宁远,一旦战事不顺,宁远明军再切断后金的退路,那后金大军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戎马一生的努尔哈赤怎么会冒这样的危险。

    连城门都没堵的宁远,还拥有出击能力的宁远,看来是必须要拿下来才行。

    不夺取宁远,努尔哈赤绝不敢绕城进攻大明。

    “传令,杀羊犒军,明日一举拿下宁远。”努尔哈赤大声的传令。

    夜渐渐的深了,宁远城头照例又传来鼓角和喊杀声。

    不过,声音传递到3里外的八旗大营,影响就已经非常微弱了。只在八旗士卒中造成了轻微的骚动。

    “怎么回事?”

    刚刚躺下的努尔哈赤,听到声音大声询问。

    “又是宁远的那群缩头乌龟在扰人好梦。这帮该死的乌龟,就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闻讯赶来的阿敏,恨恨的骂道。

    阿敏的解释传到努尔哈赤耳中,久经战阵的努尔哈赤马上就明白了明军的心思。

    疲兵之计?

    不过是点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罢了。

    努尔哈赤轻蔑的笑了。

    “传令,大营周围增派3倍的岗哨,严防明军偷袭。至于明军喜欢唱戏,那就叫他们唱去吧!”

    努尔哈赤相信他麾下久经战阵的老兵们,一点噪音的骚扰还无法影响到他们。

    后金大营在努尔哈赤的有效应对下,无视宁远城头的骚扰,慢慢平静了下来,重新为即将到来的攻城积蓄着力量。

    宁远城头,宁远的各位主将再次聚集到一起。

    在鼓角和喊杀声的掩护下,众官一脸兴奋的看着数组炮手,在紧张的进行炮击前的准备。

    城角炮台的炮位上,炮手们正在一个红碧眼,却穿着正统大明军服的老外指挥下,一点一点调整着红衣大炮的仰角。

    “好了,八门大炮都调整好了。袁道台,开炮吗?”外国人用一口略显怪异的大明官话问道。

    “不急,不急。罗立,我们可以等他们再睡得熟一点,那样想必效果会更好。”袁崇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脸上不露半分激动之色。

    这就是袁崇焕准备对努尔哈赤做出的回答。他要用红衣大炮告诉努尔哈赤,宁远会抵抗到底,决不投降。

    满桂和祖大寿等武将一脸佩服的望着袁崇焕。

    难怪对那么骄狂的镶蓝旗,袁崇焕都忍着不动用红衣大炮,只用火箭骚扰对手。原来袁道台早就谋划着,要给老奴一个巨大的惊喜。

    袁道台还真是老谋深算啊!

    夜色越来越深,后金大营中大多数士卒都已进入深沉的梦乡。

    城头上,袁崇焕再次遥望后金大营。

    看着点点星火中,静谧模糊的后金大营,袁崇焕狠狠的一挥手。

    “开炮!”

    “开炮!”葡萄牙人罗立大声的重复。

    “开炮!”宁远都司佥书彭簪古一脸兴奋的大叫。

    “开炮!”宁远炮队选自辽民的炮手,饱含仇恨的大声叫道。

    砰、砰、砰,随着巨大的炮击声,宁远东北、西北两座炮台上,共计8门红衣大炮先后开火。

    伴随着巨大的啸叫声,8枚16斤重的实心炮弹,带着一溜火光,准确的落入后金大营。

    红衣大炮的极限射程足有3、4里,这个射程已经足够将炮弹从宁远城头,打进后金大营。

    有了宁远城高的加成,红衣大炮在3、4里内还能保持非常大的杀伤力。

    后金的大营扎在离城3里的地方,正在红衣大炮的杀伤范围之内。

    夜色里,红衣大炮的射准确度并不高。

    不过,明军并不是非要准确的击中后金的某个帐篷。

    明军的目标是整个后金大营。

    作为明军目标的后金大营,那是足有1o万人驻扎的,方圆也足有3、4里的,一个巨大无比的目标。

    面对这样的目标,明军炮手只需算好射程即可。只要射程足够,大致方向不错,明军的炮弹很难打不到目标。

    听到我们的回答了吗,老奴?

    宁远明军用大炮吼出了自己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