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四章:逆袭的马贼(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在朵**兵的威胁下,营地中幸存的马贼,无奈的爬上战马,拿起武器,在朵颜大队骑兵的押送下向龙门商队驻地慢慢行去。

    急骤的马蹄声打破商队驻地清晨的宁静。

    一匹探马飞速的冲进商队车阵。

    “什么,有大队的马贼?”

    听清探骑的禀报,张云翼等人皱起了眉头。

    有大队的马贼在向商队方向行进,这不应该啊?

    虽然打击马贼的计划没能圆满完成,但凌晨马贼发生营啸,那可是张云翼他们亲眼所见。

    营啸,老兵们都知道它的杀伤力有多大。

    马贼发生那么大的营啸,至少也要损失3成以上的人员。

    按格措他们提供的情报,这帮聚集的马贼顶多能有个1千56的人员。现在他们应该不足1千了吧?

    另外,发生营啸后,士卒损失的精力和士气先不谈。单只士卒之间相互的不信任,就让他们完全无法再次走上战场。

    马贼这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怎么会这么快就整合到一起?他们又怎么敢再来找商队的麻烦?

    难道是有外力加入?

    张云翼想起牛金星他们遭遇的朵颜近卫骑,脸上勃然变色。

    是朵颜部正式翻脸了吗?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个可能,相对都是一脸骇然。

    “快、快,快去扎鲁特部报信,请他们按协议赶来调停。”老掌柜郑明急速的叫道。

    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张云翼万分屈辱的派出一组老兵,带上老掌柜的信物赶去扎鲁特部求援。

    警讯发出,龙门商队驻地来往的人流骤然加速,备战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

    要和马贼刚正面了。不知为什么,商队的人员反而并没有害怕的感觉。

    当马贼的队伍出现在视线尽头时,商队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没有给马贼任何休息的时间。

    朵**兵直接张开一个“U”字形阵列,把马贼放在阵列中央。

    牛角号响起,朵**兵一声呐喊,两翼先出,向龙门商队的车阵斜斜的兜了过去。

    在朵**兵刀箭的威逼下,中路的马贼也不得不随之发起了冲锋。

    毫无试探,马贼就这么粗暴的开战了?

    对面来的不是个雏吧?

    龙门商队阵中一片哗然。

    看对手的安排,张云翼也是一头的雾水。

    这太不合常理了。

    哪有一到地方,丝毫不修整就发起冲锋的?

    你要是对付的是散兵也就罢了,我这可是营阵啊?

    对马贼一到就冲锋的做法,张云翼是好生的不解。

    当张云翼看清敌方冲锋所用的阵势,心中更是疑云大起。

    对方到底有什么阴谋?

    对方总兵力看上去不会超过2000骑,用兵的方式可以说非常的奇怪。

    这种大张两翼的阵势,确实是骑兵对付步兵的常用阵势。可这种阵势一般是用来对付野战中的步兵。

    野战中的步兵阵列往往正面防御最强,两翼相对薄弱。

    可现在龙门商队不是在野战,而是躲在车阵内啊!

    张云翼他们相当于是在营寨中对抗骑兵啊!根本就不存在两翼薄弱的问题。

    这样一来,对方分出两翼最多也就只能起到骚扰的作用,反而会明显削弱了正面攻击的威力和层次。

    对方的领兵将领难道真是个新手?

    难道是花赤虎那个新嫩小子?

    看到对方两翼骑兵速度明显减缓,中路反而加速冲上,张云翼更是坚定对方主将是个新手的看法。

    两翼的骚扰都还没开始,中路就急急忙忙的冲了上来,这配合也太差劲了。

    看对方笨拙的表演,张云翼心中完全放松了下来。

    这种部队对车阵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砰砰,当马贼进入射程,少年队的火枪开始正常响起。

    和面对扎鲁特部时一样,火枪的第一轮齐射就打倒了几十骑马贼。

    与对扎鲁特部不同的是,由于本次准备的时间比较充沛,商队已经把正面的火枪数量大大加强。

    车阵正面已经集中了近300支火枪。少年队现在采用的是以百支火枪为一组的三段击。火力的连续性比面对扎鲁特部时大为提高。

    砰砰的火枪声连续不停的响起,每一波都会带走马贼几十骑的生命。

    不过,张云翼惊讶的发现,对面的马贼竟然远比扎鲁特部顽强,他们竟然顶着如此大的伤亡,依然冒死冲锋。

    事实证明少年队判断的不错,当骑兵不计伤亡的决绝冲锋时,隧发枪还是是无法完全阻挡住他们。

    火枪打完三发,马贼的锋线已即将冲到马车边缘。

    看到骑兵阵线越冲越近,已经即将冲到车阵近前。张云翼轻轻叹息一声,用手中的哨子吹出一个尖利的长音。

    随着哨音,老兵们在车阵后面开始向标定的地域射出手中的弓箭。

    箭雨在车阵前再次布下一重防御。

    防御火力的骤然增强使得马贼的伤亡急速增加。那看似近在咫尺的车阵,又变的遥远了许多。

    朵**兵阵中,一个消瘦的中年人远远地看着车阵的应对,忍不住皱了皱眉。

    以他的经验已经可以判断出来,马贼的冲击已经后继无力了。

    即便在回马既死的威胁下,这700多马贼也不足以冲到车阵近前,就更不用说想冲破车阵了。

    “看来,是没法逼对方的大巫再次出手了。”力度和轻声叹息一声,看来他是真的无法拿下这个商队了。

    对方的防御确实强的有些离谱。难怪扎鲁特部一试即止。

    力度和感到,他和老花当还是低估了这个商队的实力。

    这个商队并不是只有大巫啊!

    也对,作为保护大巫的卫队,能力当然不会太差。

    力度和的眼前浮现出那些年轻的身影。

    不过,最让力度和感到惊讶的,是对方的大巫竟然会那么决绝。

    面对马贼的骚扰,那个大巫根本没等商队出现疲态,就释放了法术。而且他还是把法术用到了进攻之中,真是决绝的可怕。

    在力度和看来,马贼凌晨的营啸应该就是那个大巫的手笔。

    不然没可能会那么巧的。

    昨夜,力度和为了调停马贼的纠纷,就住在马贼的营地中。

    那场突如其来的营啸,完全打乱了力度和的安排,就连力度和都差点死在其中。

    若不是护卫力度和的近卫骑实力强大,恐怕他也很难从马贼营地的薄弱处杀出来。

    侥幸逃生的力度和怎能不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