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二章:淬火的少年(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马贼营地中,少年队的阵型已经被压到最扁的地步,火枪手即将和长矛手被迫挤到了一起。

    就在这最危险的时刻,前方的压力蓦然一松,马贼们似乎出现了断档。

    趁这个机会,牛金星果断的大叫:“火枪全部向后齐射。”

    40支火枪齐射的威力果然巨大,后路瞬间打开。

    原来,混乱中少年队已经退到了营地边缘,最多只差10米就可退出马贼的营地了。

    道路打开,在长矛的护卫下,少年队总算平安退出了马贼营地。

    望着一片混乱的马贼营地,牛金星长出了一口气。他只觉得双手酸软无力,被汗水湿透的身上一片冰凉。

    总算平安退出来了。

    真险啊!差一点就出不来了。

    最危险的时候,少年队受到的压力,已经把火枪手和长矛手的阵型压缩到了一起。全靠长矛手的刺杀来维持最后的一点空间。

    幸好,前方的马贼后力不济。

    幸好,向后开路的火枪手打开了后方的通路。

    幸好,营地边缘的马贼还算有几分理智,被火枪攻击后还知道逃开。

    也幸好,营中失去理智的马贼,只是本能的在发起攻击。马贼之间不但没有丝毫协同,反而相互之间也在乒乒乓乓的,打的不亦乐乎。

    要不然,马贼只需要有几把弓箭协同攻击,少年队就很难全身而退。

    正是有了这么多幸好,少年队才侥幸躲过了一劫。

    在马贼营地外,历经惊险的少年队,依照习惯忍住疲惫重新整好队列。他们重新用长矛手把火枪手保护到阵型中央。

    等阵型恢复了正常,牛金星才再次大声的发出指令:“稍息,补充饮水,检查装备。”

    少年队总算能休息一会,喘口气了。

    不对!马贼营地的情况不对!

    才喘息了片刻,喝了几口水的功夫,牛金星就大声的发令:“立正,举枪,预备。”

    听到命令,少年们收起水壶,握紧长矛,举起火枪,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马蹄声和厮杀声越来越清晰,一股骑兵从混乱的马贼营地冲了出来。

    不是老兵,是马贼。眼尖的少年已经清晰的分辨出来。

    营地中冲出的这股马贼装备整齐。他们拥有清一色的皮甲,一水的蒙古弯刀,背上背着弓,只是箭囊中却没有了箭只的存在。

    这股马贼虽然只有50多人,还个个浑身浴血,形态上有些狼狈之色,但顾盼之间气度自雄,明显带出一股骄兵悍将的风采。

    从混乱的马贼中冲了出来,看到少年队的存在,这股马贼明显愣了一下。

    昏暗的火把映照下,少年队那整齐的队列与马贼有着明显的区别。

    才冲出来的这股马贼,即便有些混乱,但他们也能一眼看出少年队的不同。

    马贼队伍中传出一声叫嚷,马贼队伍突然一个加速,向少年队直冲了过来。

    面对骑兵短距离的冲锋,牛金星咽了口唾沫,用干涩的嗓音叫道:“火枪齐射,长矛,拒马阵。”

    随着牛金星的叫声,少年队的长矛手,脸色苍白的紧紧挨到了一起。

    事发有些突然,少年队原本分散在火枪手四周的长矛手,只有面对马贼的一部分来的及挤到一起。

    以单薄的阵型对抗骑兵冲锋,少年队最大的危险来了。

    面对汹涌冲锋而来的马贼。

    长矛手们在牛金星的指挥下,脚踩长矛尾端,双手牢牢抓住长矛中段,勉强搭出一个小型的拒马阵。

    就算死,少年队绝不会散。

    死,少年队也只会有纪律的去死。

    看到少年队瞬间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拒马阵,尖锐的长矛坚定的指向他们,那股精锐马贼的冲锋,也不由自主的缓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砰的一声巨响,少年队的火枪再次发威。

    被围在少年队阵中的火枪手,调整速度远比长矛手快。枪口移动间,他们就在火枪组长的口令下,打响了第一发齐射。

    40支火枪面对50多名马贼的近距离冲锋,一枪就打倒了30多名马贼。

    火枪巨大的威力让残存的马贼,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冲击的速度。

    不放缓也不行啊,火枪那巨大的齐射声已经惊吓到冲锋的战马。战马已经出现不安的蹦跳,他们已经很难保持整齐的冲锋了。

    面对小小的拒马阵,残存的马贼中再次传出一声叫嚷,残余的马贼方向微调,10几骑从少年队侧方掠过,头也不回的径直加速离去。

    直到那些马贼的背影没入黑暗之中,马蹄声逐渐远去直至低不可闻,少年队才集体松了一口气。

    还没等少年们把气喘匀,马贼营地方向隐隐又有马蹄声传来。

    此次,蹄声是从马贼营地左侧传来。

    “变阵,左方迎敌。”牛金星大吼一声,他也带头向左边跑去。

    “完成,完成。”

    火枪手装填完成的声音,给了正在快速变阵的长矛手以莫大的信心。

    怕什么?刚才的精锐马贼没能冲动他们的阵型,现在来的也依然冲不开他们少年队的防御。

    奔跑中的长矛手相互鼓着劲。

    终于,长矛手顺利在敌人出现之前,就重新组成面向左侧的拒马阵。

    长矛架起,火枪高举。

    来吧,马贼!

    随着传来的蹄声越来越响,贴着马贼营地左侧,老兵们似魔神一般,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出现在少年队的视野之中。

    是老兵!

    看到来的是老兵们,少年队终于放下心来。

    放松下来的牛金星,感觉背后再次被汗水湿透。这次绝对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太险了!

    若不是少年队有长时间训练养成的习惯,休息时也一直保持着阵型,一听命令就能迅速的变阵,恐怕他们早已经被那股马贼斩杀殆尽了。

    牛金星没有想到,当骑兵毫不留手的直接冲过来,带起的威势远超老兵们对他们的训练。

    幸亏冲来的只有50多骑,要是过百骑,只怕……。

    牛金星庆幸的摇了摇头。

    也幸好对手是刚从混乱的马贼中杀出来的,既没有了弓箭,人马也不在最佳的状态。

    真是好险、好险。

    少年队的成员表现几乎和牛金星一样,后怕的感觉使他们个个脸色苍白,手脚微微发抖。

    几十分钟之内,少年队连续遭遇两次团灭的危险,可都在少年队自身的努力下,全部平安度过。

    危险和鲜血就像最好的淬炼工具。

    少年队这把神兵已经悄然完成了淬火的工序,刀锋已然闪出了慑人的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