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二一章:少年队的危机(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夜色中老兵们冲击的非常顺利,他们很轻松就杀进了马贼营地中心。

    没有统一指挥的马贼,你根本没法指望他们像军队一样处变不惊。

    每个惊醒的马贼,第一反应不是抱团反抗,而是哄堂大散,各自想法逃命。

    就算是大股的马贼一时也无法恢复秩序。

    老兵们的冲击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力,他们似热刀插进了黄油之中,很轻易的就透阵而出。

    不过,昏暗中老兵们冲击的路线略略有些偏,并未从营地正中心冲过。

    当然,有偏差也是正常的。毕竟就算在白天,想分清马贼营地的正中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纷乱的马贼营地,因老兵们的夜袭变得更加混乱不堪。

    马贼营地中心的几个帐篷,听到喊杀声,反应却相当的迅速,守卫的战士迅速护住帐篷。

    帐篷内惊醒的战士迅速披挂着装备,这里竟然有些罕见的精兵存在。

    不同于这些精兵,营地中受到攻击,急于逃命的马贼已经乱做一团。

    今天白天,半天云的巨大损失和夜晚的争吵,让马贼心中都充满了戒备。

    这种戒备冲的并不是外敌,冲的却是马贼内部。

    混乱中,不知是谁砍出面对马贼同伴的第一刀,马贼们的神经崩断了,他们开始了自相残杀。

    悲剧降临了。

    互不同属又严重缺乏信任的马贼,在老兵夜袭的情况下,竟然发生了营啸。

    无序的混乱沿着老兵们冲出的通道,向整个马贼营地迅速扩散。营地中心区更是成了吞噬生命的旋涡。

    整个马贼营地都陷入一片慌乱的气氛中。映着暗淡的火光,受到波及的马贼们开始舍生忘死的相互厮杀。

    至于厮杀的原因?

    谁他妈知道,还是先保住命再说吧!

    非常顺利的冲出马贼营地,张云翼苦笑着勒住了战马。

    很明显,他们已经不能再回头冲击马贼营地了。

    身后传来的那越来越大的混乱叫嚣声,提醒着每一个老兵发生了什么。

    大军营地最忌讳的营啸发生了。

    营啸中的士卒,会无理智的攻击周围一切活物。

    去攻击营啸中的马贼?那是件毫无好处,又不必要的事情。

    他们只需放任马贼自相残杀就好。

    等天亮后,马贼都杀累了,他们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解决幸存的马贼。

    只是这样一来,由老兵组成的骑兵和少年队的步兵,就被混乱的的马贼营地分成两段。无法再有效的相互策应。

    “只希望少年队没有被卷了进去。”

    张云翼望着混乱的马贼营地,略带祈求的喃喃自语。

    “哪怕是卷了进去,也一定要支撑到我们赶到。”

    “走,”看队伍完全聚齐,张云翼大声招呼着,带队绕马贼营地急奔而去。

    正在马贼营地中的牛金星,已经发觉了周围的不对。

    周围的马贼竟然没有再向四周溃散,反而不断的再向少年队冲来。

    砰砰,40支火枪以10支为一组,在不停的轮番发射。但面对似乎失去理智的马贼,却依然难以打开道路。

    死亡似乎已经无法吓阻马贼了。

    少年队此时进入马贼营地还不到60米。

    其实,少年队的开局还是很顺利的。

    少年队是跟在老兵们的骑兵后面进入营地的。

    他们开始只是慢慢的行进,并不轻易出手攻击。

    只有那些有聚团倾向的马贼,少年队才会出手把他们再次打散,迫使营地边缘的马贼向外逃散。

    少年队最终的目标,是等骑兵彻底冲乱马贼营地后,配合骑兵打掉大股的马贼团伙。

    少年队的阵型,注定了他们无法快速的推进。

    当张云翼统帅的老兵,毫无阻力的冲破马贼营地。骑兵的速度很轻松就把少年队甩开老远时,牛金星并不担心。

    牛金星知道,骑兵会迅速的来回穿插,并不会脱离少年队太久。

    可他们预想不到的变化出现了。

    马贼竟然发生了营啸。

    当然,少年队并不清楚营啸意味着什么。

    少年队跟着骑兵的脚步,进入马贼营地不久,马贼就已经出现混乱的迹象。

    当营地中骑兵打通的道路上,出现了很多惊慌失措的马贼时,缺少经验的少年还以为那只是正常的现象。

    一开始出现的马贼,在少年队犀利的火枪攻击下,还会逐渐散去。

    但随着时间推移,营地中的混乱波及范围越来越广。

    失去理智的马贼也逐渐变得悍不畏死,少年队前进的道路已经完全被马贼重新填满。

    少年队前进的阻力变得越来越大。

    看到骑兵迟迟没有再次出现。牛金星脸上笼罩上一层阴影。

    还是先退出去再说吧,前方阻力实在太大,计划必须要做出改变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牛金星感到少年队已经很难冲开前进的道路了。原定计划已经无法完成了。

    “退,退后。长矛跟我稳住阵线,火枪向后开路。我们慢慢退出去。”

    发现情况不对,双手握紧了长矛,牛金星斯声大叫。

    少年队的火枪手才转向后方,前方的马贼就顺势直冲了过来。

    牛金星马上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他一边向马贼奋力刺出手中的长矛,一边大声重新传令:“留一组火枪向后开路,其他火枪一组护卫一个方向。尽量采用三段击。长矛稳住。”

    牛金星感到没有火枪的支援,单凭长矛还真的无法完全守住少年队的阵线。

    在马贼无理智的攻击下,少年队小小的阵型,如大浪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少年队所在的地方,虽然还不是营地的中心,但在疯狂的马贼围攻下,少年队想轻易的退出去,也是很难很难。

    感受着马贼的压力,牛金星已经顾不上擦拭满头的大汗,他再次斯声叫道:“两组火枪向后开路,其他两组护卫前方两翼。”

    这已经是短短的时间内,牛金星第三次改变战术了,压力迫使他必须采取冒险策略了。

    后退缓慢的少年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火枪既然已经无法完全阻挡马贼的迫近,那就靠长矛来护卫阵型,火枪补漏吧。

    只希望后方得到加强后,火枪能快速打开向后的通路。

    无理智的马贼似乎是被少年队的枪声吸引了过来,少年队虽然在慢慢后退,可周围的马贼却越来越多。

    前方和两翼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少年队的阵型变得越来越扁。后方的道路却依旧迟迟无法打通。

    少年队还是只能一步一步缓慢的向后撤退。

    危险正变得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