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一七章:只是巧合吗?(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信王府中,停顿了片刻,又仔细观察了一下信王的脸色,阮大铖才继续往下说。

    “勋贵们的两不相帮和落井下石也算是正常反应。

    勋贵们毕竟与殿下有些利益往来,殿下又远比武清候受宠,两不相帮就是勋贵最好的选择。

    至于落井下石,那是英国公张家干的。那个接任的韩峰就是张家的人。张家是想拿到天津守备的职位。”

    阮大铖说到英国公张家脸上露出笃定的神色。

    “以小臣分析,是张之度带回的珍运船信息,让张家动了心。

    张家应该是认为圣上要大力发展海运,海运未来会大有可图,这才想掌握住一个港口。这说起来也算是正常反应。”

    抿了抿嘴,阮大铖脸上露出一丝迷惑之色。

    “殿下,最让小臣感到怀疑的,就是民间控告秦明的事。

    小臣本以为那是东厂在栽赃。

    可实情却跟东厂无关。

    对秦明的哪些指控,都出自衙门里积年的旧案。也都是有真凭实据的存在,并不算冤枉了秦明。往日只是被武清候压制了下去。

    唯有秦明被弹劾的消息,这些民间的苦主是如何知道的,这个疑问大些。

    不过,朝廷的消息一向很容易泄露。一点小事都能传的满天下都是。苦主们能得到这个消息,倒也不足为奇。

    小臣很难找到消息泄露的来源。”

    阮大铖脸上露出羞愧之色。

    “殿下,所有的这些凑到一起,才导致了秦明迅速垮台。

    这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正常的脉络。虽有巧合,但都也都在情理之中。

    但小臣无能,没能找到有人特意针对信王府的细节。”

    这次朝堂对秦明的反应如此诡异迅速,大出阮大铖的预料。

    阮大铖本能的感觉是有人在针对他们信王府。

    可任凭阮大铖怎么打探,他都没有找到这个人的存在。

    这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听完阮大铖完整的分析,朱由检狐疑的想到。

    从这件事中,朱由检再次感到信息的不足。

    夜来香传来的消息层次还太低,只知道秦明确实在天津搞得是天怒人怨,很多士绅也对秦明非常不满。

    至于朝堂上,那还不是夜来香现在所能涉足的。

    朝堂上的消息,现在还只能靠阮大铖的人脉来做粗略打探。消息来源实在太不全面了。

    如果这些真的只是巧合,那我是不是已经到了无法再隐藏的地步了?

    难道我的猥琐发育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了?

    可我还没做好站到人前的准备啊!

    朱由检郁闷的想着。

    草原

    格措整整身上和马上的装备,招呼部下骑上战马,溜出乱糟糟的马贼营地,前去袭击龙门商队。

    格措也算是草原上的一名资深马贼。他在这片草原已经混了5、6年。

    格措出身于一个小部族,他的部族是在一次瘟疫中全族破灭的。

    凭借过人的体魄,格措硬是从瘟疫中挣扎着活了下来。但因为他是瘟疫幸存者,在草原他是属于被诅咒的存在。

    其他部族不敢收留被诅咒的格措,格措只能成为一个流浪的马贼。

    凭借能开3石强弓的超强臂力,和常年打猎练就的好箭术,格措在马贼中倒也混的下去。几年间他也拉起了属于自己的一支小队伍。

    在草原上当马贼并不容易,除了要马快、弓强、刀利,还要有眼色。

    相对于马快、弓强、刀利,有眼色也许还要更重要一些。

    作为马贼,你绝不能太过冒犯大部族的威严。

    真要让大部族和你较上了劲,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再强的马贼也顶不住大部族的围剿啊!

    所以草原上混的好的马贼,都与大部族有着不错的关系。有些马贼直接就是那些大部族的黑手套。

    当黑手套,格措还没能混到那种程度。他这支10几人的小马贼团伙,还无法打动那些骄傲的大部族。

    马贼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格措今次只是接了一个悬赏的活路,想和他的弟兄们挣几顿饱饭罢了。

    这片草原上最大的部族-朵颜部,已经发出悬赏,指明要前方那支龙门商队的命。

    朵颜部宣称,每一个龙门商队的人头,都可以从朵颜部换取到一整只羊。

    一个商队而已,抢了它既能大捞一笔,又能换取悬赏,还能讨好朵颜部。这种好事,格措这种小马贼团伙当然是欣然前往。

    与朵颜部接触上后,朵颜部做事也非常大气。格措的团队直接就得到了一只羊和龙门商队的具体情报。

    听完朵颜部提供的情报,格措才知道这个商队并不好对付。

    龙门商队竟然有大约800多人,还有大批的马车和大量的马匹。是草原上罕见的大型商队。

    龙门商队本身的护卫力量相当强,绝不是格措这种小马贼团伙所能惹得起的。

    偏偏朵颜部还明确交代,马贼们还不能太过联合攻击商队。

    因为扎鲁特部就跟在商队身后。一旦有上千规模的马贼围攻商队,扎鲁特部就有可能出手。

    朵颜部只能保证,马贼以数百人的规模攻击商队,扎鲁特部肯定不会出手。但马贼一定要尽量避免损伤商队的马群。

    有如此苛刻的要求,难怪朵颜一上来就给羊给情报。

    既然来了,又拿了人家的羊,格措也不敢一走了事。朵颜部他还得罪不起。

    由于朵颜部的交代,马贼们放弃联合起来干一票大的打算,开始自行选择攻击商队的时机。

    格措这已经是第三次前去攻击商队了。格措的战术很简单,就是冲近了放箭,射完就走。绝不再商队那边多停留。

    见识过商队的表现后,格措已经完全不指望从朵颜部领奖励了。他只想好好地活着。

    马贼攻击商队好几天了,商队也至少死伤了10几个人。

    可所有马贼中,只有半天云马贼团伙拿到了一个脑袋。

    这支商队太有秩序了,无论死伤的人都不会留下,这让马贼们非常失望。

    马贼们亲眼看见,商队把死去的人烧成灰也要带走。

    这支商队给格措的感觉太像一支军队了,还是一支颇为精锐的军队。

    这样的队伍现在的表现,只是被马贼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一旦他们反应过来,马贼肯定会吃个大亏。

    格措可不希望他是吃亏的那个人。

    按商队的规矩,马贼们想拿到商队人员的脑袋,必须等到商队崩溃才行。

    那就继续骚扰吧!

    格措觉得他只要能对得起朵颜部的那只羊,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