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四一章:完全郁闷了的阿敏(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天总算亮了。

    顾不上会被明猪耻笑,阿敏率镶蓝旗足足撤到3里地外,才又重新扎下营寨。

    看到后金狼狈的移寨,宁远城头的明军欢声雷动。

    这骄横不可一世的女真鞑子,也有害怕的时候!

    明军士气大为上升,守住宁远的信心也随之上升了几分。

    听到宁远城头欢呼,阿敏是又气又憋屈,一张脸都不由的变了颜色。

    不过,此次移营已经挫伤了镶蓝旗士卒的锐气。

    远道而来,昨夜没能休息好,又伤了士卒的体力。

    更重要的是,营寨里连口热汤都没法提供,这太损伤士卒的士气了。

    面对锐气、体力、士气全面下降的镶蓝旗士卒,就算阿敏再骄狂,也不敢逼这样的士卒前去攻城。

    重新扎好营寨,镶蓝旗士卒一队一队的开出营地,向宁远城周围搜索而去。他们迫切的需要好好烧杀劫掠一番。

    只有痛快的劫掠和杀戮,才能让镶蓝旗士卒发泄出憋闷的心情,提升他们的士气,并为大军筹集急需的物资。

    即便吃了小亏,阿敏还是很痛快的把手中大部分兵力都撒了出去。

    营寨里,阿敏只留下1000左右的精锐部卒。

    骄狂的阿敏根本就不怕明军出战,他甚至还巴不得明军出战。

    阿敏有信心,就靠留守的1000士卒他就能缠住明军,并支撑到各路兵卒的回援。

    那时,就是他围歼明军的时候了。

    可惜,阿敏的如意算盘再次破裂。

    城内的明军直接无视了他,丝毫没有出城的意思。而各路军兵的回报,更让阿敏差点吐血。

    没有物资,没有找到丝毫的物资!

    宁远城外,镶蓝旗士卒竟然丝毫物资都没找到。

    除了无法搬运的残垣断壁,别说人,就是连草都找不到一根。

    完了,碰到了最令人讨厌的明军将领了,他把坚壁清野做的好绝啊!

    阿敏心中一片灰暗。

    十月十八日申时左右。

    宁远城外,牛角号呜呜作响。

    后金老汗努尔哈赤统率的八旗主力,正式抵达宁远。

    “参见大汗。”

    阿敏一肚子的委屈,面色极其难看的来到努尔哈赤马前。

    看到阿敏那难看的脸色,努尔哈赤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咯噔一下。

    努尔哈赤对阿敏很熟悉。

    他的这个侄子心中根本藏不住事,有什么都会表现在脸上。

    看这难看的脸色,阿敏在宁远城下可能是吃了点小亏。

    挥挥手,叫随来的各旗军将,自去安排扎营。

    努尔哈赤冲阿敏一招手,一带马缰努尔哈赤找了个略高的地势站下。

    一边打量周围的地形,努尔哈赤一边和颜悦色的问阿敏:

    “阿敏,怎么?吃亏了?宁远还有能让你吃亏的猛将存在?”

    努尔哈赤很清楚阿敏的个性,阿敏虽然脾气不好,可打仗倒是一把好手。能让阿敏吃亏,那宁远的守将应该还是很勇猛善战的。

    “猛将?狗屁。”

    让努尔哈赤没想到,阿敏看周围没什么外人直接就开口咒骂起来。

    “宁远的明军就是一群猪,还是一群胆小如鼠的猪。不,是一群胆小如鼠的乌龟王八蛋。”

    阿敏嘴里涛涛不绝的蹦出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仿佛这样就能把宁远那该死的明将骂死。

    努尔哈赤一皱眉,他感觉阿敏这个亏吃的可不小。

    “说说吧,你到底损失了多少兵马?”努尔哈赤冷哼一声,打断阿敏的骂声后,冷冷的问道。

    见努尔哈赤不悦,阿敏赶紧老老实实的回答:“回大汗的话,我镶蓝旗孩儿一共伤了10几个,一个死的都没有。”

    看到努尔哈赤面露惊奇之色,阿敏忍不住怒火又往脑门上直撞。

    “宁远的明军,是打定主意要当缩头乌龟了。

    他们不光不出城,还把宁远周围的草木都搜刮干净了。

    儿郎们来到宁远后,甚至连口热水都没喝上。”

    阿敏气呼呼的大声抱怨。

    当然,被明军骚扰夜袭这种丢脸的事,他连提都没提。

    听到阿敏的抱怨,努尔哈赤敏感的察觉到不对的地方。

    “你说什么?宁远周边连生火的草木都找不到吗?”努尔哈赤厉声问道。

    “找不到,真的找不到。

    大汗,儿郎们都跑出去10多里了,一个活人没找到,一间屋子也没找到。

    那生火的草木,更是被那些明猪毁坏殆尽。

    那些明猪简直就不是人,他们就是些没胆的缩头乌龟。”

    一提起这茬,阿敏忍不住又开始抱怨、咒骂。

    努尔哈赤却没有心思再听阿敏的抱怨,他召过随侍一旁侍卫低声安排:“去,多带些人,尽量跑的远一点,看看有没有二贝勒说的那么邪乎。”

    久经战阵的后金八旗军,扎营速度很快,几万人的营寨,一个多时辰他们就驻扎停当。

    坐在新扎好的大帐中,努尔哈赤面色十分阴沉。

    努尔哈赤已经得到了回报,阿敏说的不错,这宁远周边没有丝毫的物资可供利用了。

    宁远主将将坚壁清野做的很绝,侍卫们快马跑出了很远,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物资。

    看来,宁远的主将不好对付啊!

    努尔哈赤感觉一阵头疼。

    随同努尔哈赤来到宁远的八旗主力,加上阿敏的镶蓝旗,足有6万多人。这些都是真正的战兵数量。

    就是不算随侍的那些杂兵和苦役,单单这些战兵和他们的战马,每天所需的粮草可就不是个小数。

    粮食,后金士卒随身所带,还能应付一段时间。

    可草料就是大问题了。

    宁远周边连生火的草木都没有,那那会有马吃的草料。

    八旗士卒出征,一般只会随身携带6、7天的口粮。战马的草料带的就相对较少了。

    此次出征,八旗缴获太少,最多也就勉强顶上日常行军所消耗的。

    这样算起来,攻打宁远几乎只能靠士卒随身所带的给养。这就大大限制了后金攻打宁远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次攻打宁远,要是不能在4天内破城,努尔哈赤就必须要考虑撤兵了。

    指望从沈阳、辽阳等地调运粮草支援宁远,那可不是后金的运输能力所能承受的。

    只简单的计算一下,努尔哈赤就已经头疼非常。

    时间容不得他浪费啊!

    “来人,”努尔哈赤大声叫道,“把沿途所获明猪,统统给我赶进宁远。让他们给宁远主将带个话。”

    努尔哈赤略一思索,大声叫道:“就说本汗率20万大军前来,破宁远小城轻而易举,守城明将若肯献城,本汗可允他独领一军、独镇一地。”

    对宁远这个老辣的主将,虽然明知道劝降不会有什么结果,但努尔哈赤还要再试探一下。

    万一要是有奇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