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一三章:泥模、铁模?(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这竟然是真的。”

    研究院的屋中传来孙元化惊喜的叫声。

    扔下手中的碳笔,孙元化看着厚厚的一沓稿纸,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孙元化真的真的没想到,信王殿下给他的这几张图纸竟然会是真的。

    军国重器!

    这图纸所画绝对算的上是军国重器!

    孙元化拿着图纸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经过几天的演算,孙元化发现图纸上这款轻炮所标的参数,理论上竟然大都可以达到。

    这让孙元化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孙元化知道,就算无法百分百达到图纸上的参数。只要能达到图纸上性能的三分之二甚至是二分之一,那这种轻炮也足够辽东使用。

    可以说,只要铸造出这种轻炮,大明何惧后金的八旗大军。

    只是这种军国重器的图纸,信王怎么会、也怎么能轻易的就拿了出来?

    信王不知道这图纸的真正价值吗?

    一眼撇到稿纸一旁的碳笔,孙元化一愣。

    这碳笔好像也是信王做出来的。

    很简单的一个小东西,虽然写出的字不太好看,但省了书写时的巨大麻烦。

    用它写字,不用频繁的去磨墨和沾墨;更不用担心写的太快,纸上会洇的连字都认不出来。

    这信王也颇有几分才华啊!

    心中才对信王做出一个评价,孙元化就想起老师徐光启对信王做过的评价。

    孙元化记得,徐光启对朱由检的评价只有四个字,那就是“惊才绝艳。”

    “惊才绝艳”呐?

    说实话,孙元化还从没听过老师对其他任何人,有过这样类似的评价。哪怕是对他们最尊敬的利玛窦传教士,徐光启也不曾用过这样的评价。

    这份图纸难道是信王殿下自己设计的?

    孙元化心中忍不住冒出一个不太靠谱的念头。

    也许有这样的本事,信王才配得上“惊才绝艳”这四个字吧!

    当朱由检同孙元化讨论如何铸炮时,孙元化对自己的猜想做出了肯定的判断。

    那轻炮的图纸,十之八九就是信王殿下亲自设计的。

    就算不提图纸,就冲信王殿下那份异常宽阔的思维,他也真当的起“惊才绝艳”这四个字。

    说起铸炮,前世的小说中把这描述的很简单。仿佛这是个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从孙元化口中,朱由检才知道这个时代铸炮的具体步骤和难点。

    抛开铸炮所需材料所涉及的冶金方面不谈。这时代铸炮,单只所用的模具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

    这个时代采用的是泥模铸炮。

    泥模铸炮需要先制作一个炮膛内芯,再倒模制作炮身外模。最后内外模相合才能去浇筑火炮。

    按孙元化的描述,泥模铸炮的工作效率并不高,一般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铸造出一门火炮。

    为什么要消耗这么长的时间?

    其实主要是因为反复倒模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成型的泥模更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做阴干处理。

    泥模最大的缺陷,就在阴干处理上。

    泥模需要的是阴干,它不能晒不能烤。因为黏土制成的泥模,晒和烤都容易干裂。一旦干裂,泥模也就废了。

    浇铸火炮,泥模必须干透才行。一旦泥模中的水分没能彻底干透,那铸造时,受铁水热气一逼,泥模中的水汽析出,铸造的炮身就容易出现气孔等蜂窝组织,导致铸炮彻底失败。

    泥模铸炮,铸10门能成功3门,就已经是很高的比例了。

    对于铸炮,孙元化是当之无愧的权威。

    整个铸炮的流程,从冶金、制模、浇铸到最后的刨光炮膛,孙元化说的头头是道。

    听完孙元化所说,朱由检才发现,铸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从孙元化所说的程序中,朱由检也明显发现不太合理的地方。

    “用泥塑模?铸好在打碎取出炮身,那岂不是每造一门炮就要专做一个泥模?”朱由检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种操作岂不是既麻烦又不易控制统一规格。

    “是啊,殿下。泥模铸炮确实有这种不便的地方。”孙元化颇有些无奈的回答。

    “那能不能用铁模来铸炮?”面对孙元化的无奈,朱由检轻声的问了他一句。

    在朱由检前世的记忆中,听到过铁模铸炮的名字,那应该会有这种工艺存在的。

    “铁模?”孙元化一下陷入沉思的状态。

    铁模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

    大明的农具,许多就是使用铁模反复浇筑出来的。

    铁模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反复使用,更无需考虑水分的问题。

    只是还从没有人用铁模铸造火炮这么大的东西。

    泥模铸炮,是源自中国古代大型铜钟的铸造工艺。在中国,大型铜钟是没有批量需求的。

    一次只铸一大钟,用一个泥模足够了。

    可火炮是需要大批量生产的,泥模已经远远不足以满足需要了。

    “铁模?这个应该可以试一下。”

    孙元化在心中简单计算了一下,他感到铁模铸炮应该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不过,到底行不行,那还需要经过实物验证一下才行。

    经这一次深入的交流,孙元化算是认可了信王的本事。

    从此刻起,朱由检才算是获得了与孙元化平等交往的资格。

    没办法,专家就是这个样。

    专家自有专家的尊严。

    就算你的身份再尊贵,专家也只会遵敬你的身份,而不会遵敬你的人。

    想获得专家的真正尊重,要么你在做人上做的无可挑剔,让专家打心底尊重你;

    要么你就得在专业技术上有一定的造诣,不需要你比专家的造诣高,但你至少不能让专家感到可笑。

    一个纯粹的外行,身份再尊贵很难获得专家真正的尊重。

    好在朱由检前世记忆中,真正的技术虽然不多,但远超这个时代的理念却有不少。

    像孙元化这几位实学专家,他们本身就已经是站在这个时代巅峰的存在。只是限于眼界的原因,他们欠缺的更多就是一个理念。

    比眼界,拥有前世知识大爆炸时期记忆的朱由检,那是完胜这个时代的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