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一一章:魏忠贤的顾忌(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请众人到了专为待客准备的正堂坐下后,听了几人简单的自我介绍,朱由检才弄明白几人各自的擅长方向。

    几人中年纪最大的李之藻,与徐光启的关系最好,他也是朝臣中少见的水利专家。

    李之藻对天文地理都有非常深的研究。他编译的《浑盖通宪图说》更是有关经纬度的学术著作。

    李天经是一个天文专家,对天文历书有着很深的研究。他现在正在试图修改大明的历书。

    孙元化确实对火器有很高的造诣,现在他正在试图改造一种叫鲁密铳的火绳枪。

    王徵更是给了朱由检一个非常大的惊喜。

    王徵,西安人,最喜爱古器和机械。他对水力、风力机械都很有研究,著有《新制诸器图说》。

    在丁忧在家的这几年间,王徵还编译《远西奇器图说》,正在寻找出版的书局。

    这《远西奇器图说》更是对西方现有的技术,有着详细的介绍。

    虽然对西方具体的技术细节,《远西奇器图说》还比较模糊,但有了这本书的指导,大明的技术发展就找到了清晰的方向。

    面对王徵,朱由检直接就是捡到了宝贝的感觉。

    听到这几人各自擅长的方面,朱由检对前世的崇祯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得多败家才能把大明彻底搞垮啊!

    这个时代的大明真的是人才济济啊!

    可就眼前的这些人才,前世的崇祯连一个都没用好。难怪大明会在他手里终结。

    看着眼前的人才,朱由检心中忍不住有一种想要叫和想要跳的感觉。

    “我来了,我看到了,这一切都会变得大不相同。”

    对此,朱由检有着强烈的自信。

    司礼监

    魏忠贤最近很烦。

    天津劫船案,东厂报上来的线索指向令魏忠贤很是烦恼。

    天津守备秦明,从二品的副将,实职的地方守备军将,算是坐镇一方的地方实权派。

    魏忠贤苦思了良久,魏公公最终发现对秦明这种地方守备军将,他还真没什么拿手的办法。

    在大明,军队体系那是勋贵的地盘。别看勋贵现在在朝廷没有什么存在感,可魏忠贤清楚的知道,勋贵与皇家的关系绝不是文臣所能比的。

    某种程度上,勋贵也算是魏公公的半个主子。动勋贵,魏公公还真的小心才成。

    文臣,魏公公现在可以随便踩,天启皇帝不会对他限制什么。但要是魏公公敢对勋贵和武臣如此操作,天启皇帝是绝不会放任不管的。

    从东厂给魏公公的报告来看,东厂并没有拿到秦明什么实质性把柄。最多只是东厂查出的各种线索,都指向秦明而已。

    这没有真凭实据,魏公公也不好办啊。

    网罗罪名,对文臣可以,对这种武将可不好使。一旦激起兵变,那篓子可就捅大了。

    天津守备秦明,背后站的是武清候李家。

    武清候李家这几年虽然有些没落,可毕竟他也曾是万历年间的第一勋贵,与皇家的香火情还是有的。

    天启皇帝最重亲情,李家要是真找天子哭诉,魏公公少不得又要受点委屈。

    唉,头疼啊!魏忠贤长叹一声。

    看魏公公闷闷不乐,李永贞低声的给魏公公出了个主意:“督公,武清候和信王殿下一直都有些不对付。您看,让信王出面如何?”

    “信王?”魏忠贤捋捋眉毛,略一思索,抚掌大笑。

    “永贞,好计啊!”

    信王本就与武清候不合。自天启四年开始,信王府的店铺还一直在打压武清候府的店铺。

    武清候家明面上的酒楼和粮店,现在别说是挣钱了,最多也就能维持着少亏一点。

    武清候现在还坚持开着这两家店,为的就是和信王置气。

    此次天津劫船事件中,劫船的海盗差点误伤了信王。信王去找秦明的麻烦,那也算是天经地义的事。

    信王找秦明麻烦,就算手段狠一点也能说的过去。能不能保住秦明,就看你武清候的本事了。

    你们王爷和侯爷掐架,这总怨不着杂家吧?

    就算惊动了陛下,魏公公也能推得一干二净不是?

    想想信王和武清候掐架的场面,魏忠贤就想偷着乐。

    以信王那年少气盛的脾气,武清候不给个明确的交代,信王能算完?

    有信王顶在前面,杂家再帮着把事情往大处闹,看秦明还敢不敢继续护着背后的那个人。

    想到此处,魏忠贤开心的笑了。

    草原

    龙门商队的众人最终还是决定撤回喜峰口,不再前行。

    他们毕竟是商队,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军队,他们也没什么必须完成的任务。

    走到这个阶段,少年队算是经过了血的洗礼,而龙门商队的先天缺陷也已经暴露了出来。

    马车虽然是商队的防御利器,可毕竟还是木材所制,比较容易受到损害。

    虽然几次战斗中,对手都没以破坏马车为主要手段,可马车还是受到了不少的损坏。

    到现在,已经至少有10辆马车无法正常运动了。

    幸好商队使用的马车,都是信王府木工坊流水线的产品。零部件拥有不错的替换性,10部马车还能拼出3辆能动的马车。最终只算减员7辆。

    龙门商队的另一个缺陷,也是最致命的缺陷,就是战斗人员太少。

    其实作为一个商队来说,龙门商队的战斗人员已经是超标了。

    朱由检原本拟定的计划,是用马贼来给少年队练兵。可谁也没想到商队会引来草原大部族的觊觎。

    商队700多的战斗人员,用来对抗马贼练兵足够,却还不足以应对草原大部族的挑战。

    少年队装备的隧发枪虽然比火绳枪先进,但一分钟3-4发的威力,没有一定的数量优势,完全不足以构建出阻挡大规模骑兵的屏障。

    现在就算有马车做掩护,500少年队也无法对抗大规模的骑兵冲击。

    按郑平等少年讨论的结果,500少年队至多拼死1-2千骑兵,那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幸好商队深入草原还不是太久,尽快回头还有机会活着回到喜峰口。

    当然,要是朵颜部全力报复,那商队活着回去的几率实在不大。最多就是能打出多少交换比的问题。

    对朵颜部全力报复的可能性,张云翼众人都有默契的避而不谈。

    朵颜部要是真的来了,大家死战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