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一O章:实学学者(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京城

    “殿下,”徐光启指着身后一个中年文士向朱由检介绍:“这位是孙元化、孙初阳,现任兵部职方主事。算是我的学生。”

    听徐光启把来人向他一一介绍,朱由检从心底向外高兴。

    有了这些人,朱由检为实学设置的研究院,总算可以开院了。

    “走。”

    朱由检兴奋的叫着,率先向门外跑去。

    看信王兴奋的表现,徐光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歉意的向同来的几个好友解释:“这个、这个信王殿下有些兴奋过头了,还请诸位谅解一二。”

    与徐光启同来的共有4人。其中年纪最大的李之藻,只小徐光启3岁,今年也满60岁了,他还真没见过像信王这样的王爷。

    这哪里像个王爷,这不分明还是个孩子吗?

    4人相视苦笑一声,心中对徐光启都略有几分不满。

    这位信王殿下,似乎并不向徐光启说的那样靠谱啊!

    不过,来都来了,就先应付过去再说吧。

    几人慢慢走出房门。

    “徐先生、诸位先生请快点,我带诸位去个好地方看看。”朱由检一边站在院中指挥备车,一边欢快的叫道。

    随着辚辚的车声响起,数辆马车拐入京城一个四进的大宅子里。

    跳下车,朱由检呵呵笑道:“诸位先生,你们觉得这里怎么样?”

    “什么就觉得怎么样?

    刚下车的徐光启几人,颇有些一头雾水的感觉。

    等所有人全部下了车,朱由检一指这个巨大的宅子,笑嘻嘻的说道:“诸位先生,这就是孤为你们准备的研究院。不过,院子还没牌匾,还得请诸位先生亲题墨宝才行。”

    指着里面数进的院落,朱由检束手相请:“请、请、请,诸位先生里边请。”

    看看有些瞠目结舌的几位好友,徐光启率先举步。

    既然是信王等不及要献宝,那就看看到底会有些什么惊喜吧?

    一进院中的厢房,徐光启几人就被吓了一跳。

    屋中空荡荡的没有常见的家具,只在屋子中央摆了一个怪模怪样的长条桌。桌子上的架子上,摆满了各种晶莹剔透的器皿。

    喔喔!光这一架子的水晶器皿,这价值就得超过万金了吧!

    与徐光启同来的几人中,李之藻,60岁,万历二十六年进士,现任光禄寺少卿。

    王徵,54岁,天启二年进士,曾担任过广平府推官,现丁忧期满尚未选官。

    李天经,46岁,万历四十年进士,现任钦天监天文司教授。

    孙元化,44岁,万历四十年举人,现任兵部职方主事。

    这几位除了孙元化是举人出身,其他都是进士及第。虽然几位的官职都不算很高,可也都算是久经宦海了。

    他们这么多年的宦海浮沉,豪富之家也不是没见过,可还从没见过如此奢华的摆设。

    朱由检拿起一个玻璃烧杯,看看烧杯上隐隐泛着的绿色,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就是实验法对玻璃脱色的极限了。

    单靠青州岳大石这一个琉璃匠师,即便他现在多带了一些徒弟,但想只凭实验法摸索出无色玻璃,朱由检也不知道还需要多久,他们才能找到最有效的脱色材料。

    岳大石他们毕竟对材料反应的原理,一窍不通。岳大石他们的实验,其实就是在碰大运。

    看着眼前的5个人,朱由检振奋非常。

    眼前这些人,才是真正的科学家,真正懂行的研究人员。

    眼前5人中,徐光启不用说,那是历史留名的科技大拿。其他几个人,孙元化,朱由检也很有印象。

    朱由检前世的记忆中,孙元化是出了名的火炮专家,最擅长铸枪铸炮。

    更关键的是,孙元化除了铸枪铸炮外,他还精通弹道学。这是大明绝无仅有的人才。

    孙元化培训炮手,他会教给炮手们简单的测量之术。

    炮手只需测出距敌的大致距离,再按孙元化量化好的火炮射程调整火炮仰角,火炮的命中率就能大为提高。

    可以说经孙元化培训出来的炮手,才能算是真正的炮兵。

    前世投降满清被封王爷,与吴三桂合称三藩的耿精忠所部就是孙元化训出的炮兵。

    若非孔友德和耿仲明(耿精忠他爹)为满清带去真正的炮兵,满清也不至于能轻易的横扫天下。

    满清其实并不是靠骑兵打下大明的整个天下。在后来的松山大战中,满清的炮兵就已经完全超越了大明。

    而那时,最优秀的火炮专家孙元化,却因孔友德和耿仲明在登州的叛变,被牵连死在大明的狱中。要不然明朝也许还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其他几人,朱由检虽没什么印象。但看孙元化对另外三人的尊重程度,朱由检就知道,那三人应该也都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看着徐光启几人,朱由检笑容可掬的问道:“不知几位先生具体擅长研究什么?孤为几位各准备了一个这样的实验室,各位尽可使用。”

    这种标准的房间,信王竟然为每人准备了一间?

    信王还真是好大的手笔。

    徐光启几人被朱由检轻描淡写的说法吓了一跳。

    看几人震惊的样子,朱由检明白他们的想法,他随口解释道:“这些实验器皿都是琉璃所制,不值钱的。

    孤为诸位先生选择它们,只是因为他们能直观的看到内部物质的变化,便于诸位先生总结经验教训而已。

    可惜,这些器皿现在还达不到无色透明的水平。

    不过,诸位先生不必担心损毁,尽可放心使用,孤这里要多少有多少。”

    琉璃制品?

    听完朱由检的介绍,徐光启几人心头一动。

    对信王不值钱的说法,他们是根本不相信。

    他们知道,就算是琉璃制品,能做到如此晶莹剔透的琉璃制品,也绝不是信王口中不值钱的物件。

    看到这等豪奢的实验室,徐光启几人相视一笑。

    现在大家可以放心了,信王殿下虽然性情不那么稳重,可这礼贤下士的决心却足够令人感动了!

    与徐光启同来的几人,这下彻底安下心来。

    信王搞得这个研究院,他们还是可以待上一段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