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九章:大巫的本质(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转移后的龙门商队营地中,休息了一个白天的众人总算恢复了过来。

    天亮后,战场残骸的场景让商队中的大多数人都吐了出来。

    在那个时候就显出少年队和老兵的区别了。

    很多少年即使在喜峰口有过杀伤经验的,面对血肉磨坊一般的场景,也一样吐得昏天黑地的。

    而老兵们的神经却似乎是铁打的一般,没有一个有不良的反应。

    移营以后,张云翼亲帅老兵们在方圆5、6里内,张开一张大网,把营地护在其中,让少年们得到安心的休息时间。

    少年队恢复精神后,龙门商队下一步的去留就提上了日程。

    “走,当然是继续前行。”李钊兴奋的大声叫道。

    李钊没法不兴奋,一次歼敌近2000啊!

    这可是大明少有的大胜啊。

    这个战绩若是放在边军里,那么多人头,足够让喜峰口的驻守千户升到副将还绰绰有余。

    “真是可惜了那些人头。那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功劳啊!”李钊忍不住又低声咕哝一句。

    “不行,在往下走就更危险了。我们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回头。”老掌柜郑明是坚决反对继续前行。

    张云翼扭头看了看郑平等三个少年。

    少年们都在静静的听,一时没有开口的意思。

    如此大胜,少年们都没有露出骄狂的心态,这让张云翼非常满意。

    “你们怎么看?”张云翼很想听听少年们的意见。

    “凌晨的大胜,不是我们的真正实力。”看到张云翼询问,郑平凝重的开了口。

    出乎大家意料,郑平开口首先说的却是凌晨的战事。

    “我们仔细讨论过了,凌晨的大胜我们很难做到第二次。”郑平和牛金星和张俊豪交换了一下眼神,不顾众人的惊讶依然坚持说道。

    “这次大胜主要是统领和老兵们的功劳,是你们组建的特殊车阵结构,起了最大的作用。”郑平一字一顿的慢慢说道。

    “要是没有你们的火枪给予的压力,朵颜士卒也不可能上当。”听郑平把功劳推到自己头上,李钊非常开心回赠一句。

    冲李钊点点头,郑平继续说了下去:“其次,是这个天时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开战时,大概有四更多,正是最黑的时候。

    朵颜部虽然打起了火把,但光度不足以让他们仔细观察战场各种细节。”

    郑平这次没再让别人插话,一股脑的说了下去。

    “对方的主将应该下达的是抢掠我们的命令。

    可能连我们的马车,都是他们重点抢掠的目标,这让他们的士卒有些束手束脚。

    竟然对我们的马车都没有进行任何破坏。”

    轻轻叹了口气,郑平继续说道:“要是对手直接破坏马车,就算只是放火,我们可能都很难坚持下来。我们的火枪火力还不足以屏蔽整个车阵。”

    是啊,郑平说的都是实话。

    张云翼和在场的诸人都很清楚凌晨战斗的整个经过。

    对花赤虎的朵颜营地,商队其实就从没放松过监控。

    就算在应对扎鲁特部进攻时,商队在花赤虎营地外,也依然留了一组老兵在监视着他们的动向。

    扎鲁特部退走以后,商队更是追加了两组老兵,紧紧的盯着花赤虎营地的一举一动。

    三更时花赤虎聚集士卒,信息就已经开始传向商队。当朵颜士卒走出营地时,商队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花赤虎面对的,其实是严阵以待的龙门商队。

    为了应对花赤虎的偷袭,商队还借庆功会的机会,特意调整了车阵内部的布局。

    当花赤虎按照草原的习惯,用骑兵趁黑冲营时,他就已经输了。

    昏暗的火光下,朵颜士卒顶着少年队连续不断的火枪,硬冲到车阵旁边,顺着车阵预留的出入口,顺利冲进车阵中时,朵颜士卒就掉入车阵预设的陷阱。

    龙门商队车阵的布局,并不是一拍脑袋随便想出来的。

    那是张云翼伙同边兵出身的老兵,同少年队一起讨论设计出来的,针对的就是骑兵。

    骑兵最强的依仗其实就是速度。

    骑兵冲阵,更多的就是依靠速度带起的冲击力,作为主要杀伤力。

    但骑兵再强,他毕竟还是活的生物。

    正常情况下,只要有的选择,骑兵都会尽量保持住速度,绝不会朝墙一头撞上去。

    商队全封闭式的马车排成一列后,那巨大的块头,在任何人和动物眼里都不会比墙差。

    所以,只要是正常的骑兵,在没有严令的情况下,肯定会绕马车而行。

    商队有意在马车组成的车阵上留下几处缺口,骑兵冲到车阵跟前,在无法攻击到马车本体的情况下,自然就会顺着缺口向车阵内冲击。

    有缺口,没人会去拆墙。

    同理,进入车阵内的骑兵,在受到两面夹击的情况下,会本能的想保持住战马的速度。那他们就只能顺着车阵预留的通道快速前行。

    天色漆黑,昏暗的火光下视线不清,再加上内车阵的阻挡,忙于保命的骑兵顺着通道七拐八弯之下,只能顺着道路最后冲出车阵。

    凌晨之战的成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就像郑平说的,若不是花赤虎严令不许放火和破坏马车,或进阵的朵颜士卒有组织的进行下马步战,那商队只怕就会输的很难看了。

    龙门商队的真正实力,还扛不住3000轻骑不顾生死的攻击。

    这场大胜真的很难复制啊!

    对少年的胜不骄表现,张云翼等人真的是非常赞赏和钦佩。

    听完郑平的分析,账内众人一时冷了场。

    “郑爷爷。”

    看众人不说话,郑平凝重的问道:“您看,朵颜部的老花当能咽的下这口气吗?”

    听郑平这么一问,众人的目光全都盯到了老掌柜郑明身上。

    苦思半天,郑明摇了摇头:“老花当是出了名的老狐狸,他从来都是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如今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恐怕很难咽下。”

    “那,我们只怕要考虑怎么活着回去才是正理。”郑平不客气的说道。

    帐篷内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至极,与账篷外传来的欢声笑语形成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