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七章:鬼打墙(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你说什么?”花赤虎一脸暴怒。

    “少、少主,那车阵真的有鬼啊!我们碰到了鬼打墙。对,就是鬼打墙!”

    被侍卫打的鼻青脸肿的士卒,总算找回了几丝理智。但他说的话却让听到的人,心中更增了几分寒意。

    黑暗的夜色中,昏黄的灯火下,士卒凄厉的声音,让花赤虎暴怒的心态暂时平静了下来。

    花赤虎狠狠地一鞭抽在那崩溃士卒的背上。

    “胡说,怎么会有鬼?”

    “少主,小的不敢说谎,真的是鬼打墙啊!”士卒不顾疼痛冲花赤虎连连磕头,却说什么也不肯改口。

    “你在哪里遇到鬼打墙了?”花赤虎看士卒死不改口,恨恨问道。

    “小的随大队冲入那个车阵中,没有碰到任何人阻拦,只是四周不住有弓箭射来。

    一同冲进去的同伴纷纷落马,只剩小的几人。不知怎的,小的稀里糊涂间就跑到了车阵外面。

    小的迷糊间,又跑了几步,就跑到了少主这里。这不是鬼打墙,是什么?”

    士卒一边尖声努力为自己分辨,一边身子却吓得直打哆嗦。

    黎明前的黑暗中,周围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向花赤虎的队伍靠近。

    “少主,收兵吧?”一旁旁听的侍卫,看看漆黑的夜色再次低声劝告花赤虎。

    看着黑暗中似怪兽般趴伏于那里的龙门商队,花赤虎忍不住也打了个寒颤。

    就在花赤虎审问士卒的时间中,朵颜部的中前队已经完全冲入车阵内,车阵外只剩一片死伤狼藉的残骸。

    车阵外未死的伤员,还在不停的惨叫。可吞下那么多朵颜士卒的车阵内,除了惨叫声,喊杀声却越来越小。

    昏暗的火光下,无论吞下多少士卒,龙门商队的车阵就像怪兽一样,依然稳稳的趴在那里。

    很明显,朵颜士卒在车阵内,并未对商队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

    汉人的这支商队太邪门了,怎么会这样?

    花赤虎心中充满了苦涩。

    2000多士卒啊,就这样被他们轻松的吞了下去,似乎连个水花都没泛起。

    难道汉人商队内,真有大巫师躲在车阵里面?

    望着诡异的龙门商队,花赤虎彻底丧失了信心。

    这个商队肯定是有巫师在作法,不然不可能出现如此诡异的局面。

    回头看看身边的侍卫,花赤虎没得到他想要的勇气,却从他们脸上看到了恐惧。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但花赤虎相信自己的脸色也不比他们好多少。

    “撤,撤。”

    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得,花赤虎口中吐出的声音,完全不似他往常的动静。

    簇拥在花赤虎身边的侍卫和士卒,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大家转身就走。

    杀人,大家不怕。

    可打鬼,那就不是大家能力范围内的事了。

    商队车阵内的喊杀声变得越来越小,最终只剩受伤的士卒的惨呼声仍在不停的传来。

    旭日东升,天慢慢的亮了,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龙门商队的驻地周围,在天光下显出一片残酷若地狱般的残骸。

    人骸马尸铺满了商队的车阵内外。

    数位老兵小心翼翼的探查完商队营地周边。

    在确信周围没有潜伏的大股势力后,商队所有人开始清理战场。

    只草草收拢了战场上残存的战马后,商队就全速离开了这个修罗杀场。

    就算是最有经验的老兵,也不愿再在这种残骸中多待。

    上千骑倒伏在车阵内外,这一战彻底震惊了商队周边的所有势力。

    黑夜里,战斗的详细过程没人看的清楚。

    但天亮龙门商队撤离以后,商队驻地遗留的朵颜部伤亡士卒,数量已经超过了1千45。

    龙门商队这份超常的战斗力,已经大大超越了周边势力的预料。

    扎鲁特部营地,得到探子的回报,巴特尔放声大笑。他为自己的明智感到高兴。

    回顾特穆尔和昂热,巴特尔笑着说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朵颜部趁夜偷袭了龙门商队。不过却吃了一个大败。”

    “商队已经离开那个驻地了?”巴特尔大声问急赶回来的探子。

    “是的,那支商队收拢了一下散落的马匹,就匆匆离开了。现在在10几里外又重新扎下了营地。”探子探查的比较清楚。

    “昂热,你带1000人先去把那个战场保护起来。碰到朵颜部也尽量不要动手。我们随后就到。我到要看看,这个商队到底是怎么能打出这种惊人的战果。”巴特尔大声吩咐。

    以昂热所帅轻骑为先导,扎鲁特部卷土重来,他们迅速占领了商队放弃的那个修罗杀场。

    扎鲁特人来的很快,一些小势力的人还在残骸中翻找有用的物资,就被昂热带人一起围住。

    对这些翻找尸体的人,昂热下手很毒,敢反抗者一律格杀,其余的人全当奴隶抓起来。

    巴特尔已经说过了,他们要拿奴隶去换取粮食。那能多抓一个奴隶就多抓一个吧!抓来了就是粮食啊。

    一路小心警惕的昂热,并没有碰上朵颜部的人,他预想中与朵颜部的冲突并没有出现。

    看看战场上还有几个残存的朵颜伤兵,昂热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

    有活的就好,只要有伤兵残存,就能证明不是他们扎鲁特对朵颜部下的手。

    “来啊,把这些伤兵给我送到朵颜部去。”昂热轻松的吩咐手下。

    这样,朵颜部还要承他们扎鲁特部一个人情。

    败回营地的花赤虎,看着营地里残存的数百人,悲从心来。他名扬草原的梦想算是彻底破灭了。

    不对,不是破灭了。

    只怕他花赤虎,会以一种耻辱的名声名传草原了。

    才多长时间啊,他朵颜部的3000大军就折损大半。更耻辱的是,花赤虎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输的。

    陆陆续续逃回营地的士卒,都异口同声的说遭遇了鬼打墙。一个、两个这么说,三个、四个还是这么说。

    花赤虎现在也相信,他是真的遭遇了汉人的大巫。若非如此,他根本无法解释这种莫名的惨败。

    坐在营地里,花赤虎呆呆的等着。

    除了等待,他不知还能做什么。

    等吧!朵颜部的老王,老花当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