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六章:夜袭(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夜深了,夜色下的草原十分的安详,各种虫鸣此起彼伏。若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血腥气,谁还会记得这是残酷的战场。

    三更时分,朵颜部的士卒才在营地中悄悄的集合,又悄悄的潜出营地,人衔枚、马勒口静静的向龙门商队驻地潜去。

    为了一击成功,花赤虎精心的策划了时间。

    按花赤虎的计划,朵颜士卒三更出发,潜行到商队驻地就接近四更了。花赤虎认为就算龙门商队还有几分警觉,到这个时候也会有较大的疏忽。

    四更这个时间,正是天最黑,人睡得最香的时候。即便朵颜士卒被商队近距离发现,他们也有足够多的机会能冲进商队的营地。

    花赤虎相信,只要冲进了商队的防御圈,以他麾下3000轻骑的战力,抢劫整个商队应该是个很轻松的事情。

    在花赤虎的严令下,朵颜部的士卒牵着马,慢慢的向龙门商队驻地摸近。

    黑暗中,龙门商队的驻地很快就到了。

    100步、90步、80步……,朵颜士卒在尽量向车阵靠近。

    花赤虎交代的很清楚,那就是尽可能的靠近车阵,再发起冲锋。

    冲锋距离越近越好。

    黑暗中,朵颜士卒的前锋已经距商队车阵不足80步了,跟在后阵的花赤虎都有点按捺不住砰砰乱跳的小心脏了。

    就是这个距离开始冲锋,花赤虎相信部下也能冲进车阵之内。

    花赤虎觉得胜利之神已经开始向他露出微笑。

    “砰”的一声巨响,漆黑的夜色中,商队摇曳的火光下,火枪的声音震耳欲聋。

    随着这声枪响,商队中数百枪齐放,朵颜部的士卒,瞬间就被打到一片。

    被发现了,花赤虎脑子一热。

    “冲,”花赤虎大吼一声。

    牛角号声响起,点点火把亮起,朵颜部的士卒翻身上马,呐喊着向商队驻地冲去。

    黑暗中,商队的马车上有节奏绽放着死亡的火花。

    为了保持火力的连续性,这次少年队采取的是最标准的三段击。少年们分成三组,轮番开火,尽量保持火力的连续性。

    虽然少年队每次开火都能打倒一排朵颜部的士卒。但黑夜掩盖了惨烈的伤亡,朵颜部士卒不顾同袍的惨叫,义无反顾的向商队驻地冲去。

    80步,对战马来说,全速冲刺大概只需要20秒钟的样子。就算黑暗影响了战马的冲刺,朵颜士卒冲到车阵也不会超过30秒。

    30秒,少年队的火枪也只能打出第二枪。

    昏暗的火光下,朵颜士卒似一股洪流,向车阵冲击而去。

    车阵转瞬就到了,朵颜士卒正对黑压压似墙一般的车阵时,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马车中伸出数柄长矛。

    朵颜士卒本能的顺着车阵寻找薄弱的出入口。

    预留的出入口很快找到,朵颜士卒通过出入口向车阵内部冲去。

    车阵出入口处的抵抗非常薄弱,朵颜士卒几乎一冲就破。甚至连下马步战都不用,朵颜士卒就直接冲进了车阵。

    冲进了车阵内部,朵颜士卒非常失望。

    车阵内并没有常规的帐篷等宿营设施,也看不到商队的人众和牲畜,入目的只有一个缩小的、拥有不规则外形的车阵。

    龙门商队竟然是阵中有阵。

    随着一阵尖锐的哨音响起,商队的马车的内侧也伸出柄柄长矛,马车似乎变成刺猬样的存在。

    车阵内火枪声也开始响起,这次商队内阵处连弓箭也开始加入对朵颜士卒的攻击中,攻击火力骤然加大。

    冲进外围车阵的朵颜士卒,就像进了风箱的老鼠,遭到两面夹击,纷纷落马倒下。

    前方士卒倒下,而出入口外面依然还有大批的朵颜士卒,在向车阵内蜂拥而入。

    前边不想死的朵颜士卒,在昏暗的火光下,只能顺着车阵内预留的通道,快速的绕内阵前行,在行进中寻找内阵的突破口。

    幸好车阵内的通道上,障碍物不多,战马依然能保持一个不错的速度。朵颜士卒在车阵内的攻击中,似乎越跑越快。

    左拐右拐间,命大的朵颜士卒突然发现,眼前的车阵上又有一个较大的出入口。

    这是内阵的出入口吗?

    命大的朵颜士卒不加思索的策马冲进新的出入口。

    出入口内,眼前竟然一片开阔。

    冲入车阵的朵颜士卒,在火枪和弓箭的夹攻下,竟然从车阵内部绕了一圈,从另外一端又冲出了车阵。

    天啊,有鬼!

    侥幸逃脱的朵颜士卒,一边大叫有鬼,一边策马向野地里逃去。车阵中那枪林弹雨、地狱一般的感觉,他们绝不愿再次尝试。

    黑暗中,如潮水般的朵颜大军,就这样源源不断的一头扎进商队的车阵中,又似涓涓细流一样从车阵另一侧流出。

    黑暗中,惨叫声越来越多,花赤虎本能的感觉不对。

    中前队如此多的士卒冲进车阵里,即便他再三严令不许放火,混战中士卒也很难严守此命。更别说商队本身的抵抗者了。

    可为什么火光始终不大?

    另外,更让花赤虎觉得诡异的,是他的中前队足有近2000的士卒,已经冲进商队车阵内了。

    虽然看似进攻顺利,为什么车阵内的喊杀声依旧不太热烈,好像始终是他们一方在独自喊杀一般。

    更让花赤虎感觉不对的,还是车阵一方的枪声始终不乱,依然维持清晰的节奏,还在连续不断的响起。

    看着昏暗火光中,龙门商队那黑压压的驻地,花赤虎感觉一片阴影在他心头变的越来越大。

    迟疑着,花赤虎策动他的战马,想率领后队冲进那诡异的车阵。花赤虎感觉只有他亲自去,才能打破车阵那诡异的防御。

    花赤虎的战马才起步,就被一个侍卫一把拉住。

    “少主,”侍卫低声说道:“您不能再冲进去了。那车阵内部肯定有陷阱存在,2000多骑都没能探明对方的底线,咱们再冲进去也不一定有用。”

    看花赤虎一脸不甘的模样,那侍卫又说:“少主,这夜色太黑了,火把下根本看不清情况。对方又隐在暗处,我们这样冲进去太危险了。还是天亮后再说吧?”

    看花赤虎依旧不情愿的样子,侍卫还要再劝。

    花赤虎身后的队伍中,忽然出现一片骚乱。

    一个冲出车阵的命大士卒,昏头昏脑的乱跑下,竟然冲到了花赤虎的后队中来。

    “怎么回事?”花赤虎勒住战马,横眉叫道。

    侍卫一把把那个士卒抓住。

    鬼啊!

    士卒凄厉的叫声在夜色中传的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