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五章:朵颜花赤虎(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张云翼几人商量片刻,决定还是以不变应万变。

    车阵暂时不解开,商队依然维持警戒状态。但除了保留警戒值班的人员,其他人员轮班休息。

    老兵组织探查小组,出车阵探寻周边敌人动向。

    随着探查的老兵们传回消息,张云翼等人的发现,扎鲁特部是真的撤了。

    扎鲁特部在巴特尔的带领下,收拾完他们死去的士卒,真的撤围走人了。

    巴特尔还留下几个人,送来10匹赔罪的战马,并请商队按约定准备交易物资。

    一切的反应似乎都非常的正常。可地上的血迹,却明确的提醒大家刚刚发生过了什么。

    巴特尔越是这样积极的撤兵,张云翼、郑平等人就越不敢放松。他们总觉得扎鲁特部会有什么阴谋存在。

    紧张的气氛直到临近傍晚,才缓解下来。

    侦查的老兵回报,扎鲁特部确实已经走远。

    巴特尔没有丝毫回头的意思。收拢队伍后,扎鲁特部已经远远走出60多里,才停下安营扎寨。

    这个距离,就算全是轻骑,也无法顷刻而至。巴特尔罢战的意思,表现的相当明显。

    商队暂时恢复了平静。

    李钊带上10个老兵,押运一批物资向朵颜部的驻地走去。

    老掌柜郑明还在朵颜部呢,得把他接回商队。

    “什么?你再说一遍?”

    营地里,花赤虎冲探子大声吼着,他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扎鲁特部就那么撤了,他们还是不是草原的男人,真给蒙古人丢脸。

    花赤虎烦躁的用鞭子把营地内的草抽的乱飞。

    这帮胆小的扎鲁特人,枉伟大的花赤虎还以为他们退兵,是要搞什么花招。

    没想到,这帮扎鲁特人竟然就真的那么认输了?

    汉人商队到底答应了他们什么条件,能让扎鲁特部就那么心甘情愿的退兵。

    其实,花赤虎最烦躁的,是他坐收渔利的如意算盘破灭了。

    扎鲁特部和商队一开战,老花当的传讯就回来了。与花赤虎料想的一样,老花当希望花赤虎多观望一下再做决定。

    花赤虎毫不犹豫的开始默默准备。他准备突袭获胜的一方,把最大的胜利果实抢到自己怀中。

    在花赤虎看来,此次正是他名震草原的最好机会。

    他只需要等扎鲁特部获胜后,趁夜色搞个偷袭,彻底打垮扎鲁特部。用扎鲁特人的鲜血成就他花赤虎的威名。

    偷袭商队算什么英雄?

    打掉扎鲁特部这样的大军,才是花赤虎梦寐以求的战功。

    可惜,扎鲁特人太不配合了。只受到点小挫,就接受商队的条件退缩了。

    扎鲁特人一退,还一下退出60里,这让花赤虎还怎么再去偷袭他们。

    这局面太让花赤虎失望了。

    更让花赤虎失望的还在后面。

    汉人商队来人接那个老头了。

    汉人话说的很好听,也带来了一点礼物,可就连那个老头也闭口不提前面所说的条件了。

    说好的一半物资呢?

    若不是我们朵颜部坐镇在这里,扎鲁特人能那么痛快的退兵?

    花赤虎心中不痛快到了极处。

    花赤虎完全没有考虑,他根本就没出兵的事实,他只是主观的认为是郑明失信于他。

    “你不给我,那就别怪我自己去拿了。”

    放任李钊接回郑明,花赤虎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给汉人点颜色看看,也让扎鲁特人看看什么叫战争的艺术。

    “今夜就出兵偷袭这个商队。一半?哼,商队的一切都是我的!”想到商队那丰厚的资产,花赤虎的眼睛已经亮的吓人。

    按花赤虎的小算盘,商队今天刚打完一场仗,尽管是防御作战,商队的护卫也一定会很疲惫。

    而从结果上看,商队也算的上是小胜一场。

    那今夜,疲惫的商队就算再警觉,也没法再做到最高的警戒程度。

    花赤虎打算趁商队这一紧一松的时候,打一个突然袭击。花赤虎相信只要能一举冲进商队的防御圈,胜利应该就能稳稳的到手了。

    这个,突袭时是否打扎鲁特部的旗号呢?花赤虎还真有些纠结。

    返回商队营地,听张云翼他们讲完应对扎鲁特部的经过,老掌柜郑明惊的睁大了眼睛。

    扎鲁特部数千人的围攻,就这么过去了。

    是商队防御太厉害?

    还是扎鲁特部太软弱了?

    才大举攻击一次就撤退,扎鲁特部的反应可真算不上强硬。

    难怪蒙古人现在被后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原来连这蒙古大汗的最强之翼,都已经堕落到了这步田地。

    “幸好如此。真是老天保佑啊。”

    自觉想明白的老掌柜郑明,心中充满了庆幸。

    若是喀尔喀还是当初的那个蒙古最强之翼,那今回商队可就要倒了大霉了。

    “扎鲁特部应该非常缺粮。”

    听完牛金星和巴特尔达成的协议后,郑明的庆幸心理就更浓了。

    这么苛刻的条件,扎鲁特部都能答应。看来扎鲁特部真的遇到了很大的问题,至少他们非常缺粮。

    也许扎鲁特部是真的想做个交易。郑明忍不住想。

    不过,用奴隶换粮食这个交易并不合算。虽然所需粮食不多,可弄那么些奴隶来干什么啊?

    像扎鲁特这种大部族谁知道他们会有多少奴隶。要是搞来几千人,商队可怎么办?

    这样,要是扎鲁特部真的前来交易,那一定要与他们交易些别的才行。至少也得加些劣马才能同他们交易,只要有马哪怕再多加些粮食也可以考虑。

    反正信王殿下也需要大批的挽马来拉车。像只能拉车的挽马,草原部族应该还可以交易一些。

    老掌柜郑明凭借那么多年行商积攒的经验,转瞬之间就把牛金星谈成的交易,打上了数个补丁,让商队能从交易中得到真正的利益。

    天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探查的老兵已经逐渐回来。

    老兵回报的消息很令人振奋,扎鲁特部根本没有回头的迹象。

    “生火烤马肉,一人发一碗酒。让大家稍稍放松一下。”张云翼下达降低警戒级别的命令。

    得让大家放松一下才行,光绷着的人会特别容易疲倦,那样反而不利于大家备战。

    升腾的火光,飘散的酒肉香气,让整个商队营地呈现出一派庆祝胜利的场景。

    接到探子的回报,花赤虎心中充满了兴奋。他的谋划没错,商队果然开始了庆祝。只要等商队放松下来,他必能一箭封喉。

    什么扎鲁特,真给蒙古人丢脸。让伟大的花赤虎来教你们怎么打仗吧!

    有了扎鲁特部的衬托,我花赤虎的威名会更加响亮。

    今夜就是我、花赤虎名扬草原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