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四O章:前哨站(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宁远城下,镶蓝旗的探马已经搜索了营寨周围的地域。

    宁远北城这一面,已经没有一座能用的民房了。

    不光没有民房,就连房子残骸中,探马都没找到能用的物资。

    辽东现在虽然还没到泼水成冰的地步,但确实也进入结冰的时间了。

    躲在帐篷里虽然可以躲避刺骨的寒风,但无法生火,也让阿敏感觉非常难受。

    幸好还没下雪。

    “这帮该死的明猪。”

    干嚼着似石头一样的肉干,阿敏恨恨的骂道。

    阿敏没想到,他的苦难生涯才刚刚开始。

    十月的辽东,天已经黑的很早了。

    连日的赶路,让镶蓝旗的士卒体能消耗较大,都有些疲惫不堪的感觉。

    好容易正式扎营,又因为营寨中缺少做饭和取暖的柴草,镶蓝旗士卒们还是只能简单的啃上几块干粮,然后像行军暂休一般躺倒休息。

    还好,天气还没冷到让人无法入睡的地步。

    夜色里,久经战阵的镶蓝旗营寨中,很快变得了无人声。

    忽然,一阵鼓角之声响起,随之传来的就是阵阵喊杀声。

    帐篷掀开处,阿敏全身披挂整齐的走了出来。

    不慌不忙的纵目环顾四周,所见所闻却再次让阿敏失望了。

    鼓角声和喊杀声都是从宁远城头传来的,镶蓝旗营寨周围,根本就没有半点声响。

    城头上,看到昏暗火光中镶蓝旗营寨里的反应,满桂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后金鞑子还真是训练有素呢!

    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楚,但营寨中传出的声响告诉满桂,后金鞑子根本就没有慌乱。

    他们的反应非常有条理,完全不像没有准备的样子。

    看起来,不管鞑子们白天表现的如何骄狂,可夜晚的营寨中他们还真是布下了陷阱。

    幸好他没有贸然带兵出去袭营。

    看起来,还是祖大寿更了解后金鞑子啊!

    阿敏仔细的围着营寨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任何明军存在后,阿敏只好悻悻的回到帐篷里重新坐下。

    平静了不到盏茶的时间,还没等阿敏坐热了屁股,鼓角和喊杀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出账再次巡视一周,阿敏悲哀的发现,他像是中了明军的疲兵之计。

    谁让他镶蓝旗扎的营寨,就在宁远城下。

    他们离宁远城实在太近了点。近到城上的弓箭虽然够不着他们,但城头的声音他们却听的一清二楚。

    阿敏感觉,这下麻烦了。

    夜色里,虽然隔着帐篷,但宁远城头的鼓角和喊杀声,变得越发的清晰。

    离城过近的距离,不断地鼓角和喊杀声,让镶蓝旗士卒始终不敢放松下来。

    对方摆明就是在骚扰他们,可阿敏却不敢真的放心休息。

    万一对方要是真的来袭呢?

    扎营离城太近还真是麻烦。

    阿敏气鼓鼓的想。

    三更时分,鼓角和喊杀声再次按时响起,镶蓝旗士卒却都没什么明确反应了,就连阿敏也只让身边的侍卫出去简单的巡查一番。

    等镶蓝旗营寨再次恢复平静后,十几个黑影悄悄的摸到营寨边缘。

    火光轻轻一闪,黑影张弓搭箭,以连珠箭的方式将火箭射入镶蓝旗的营寨。

    黑影们根本不管弓箭会射到哪儿,他们追求的只是射箭的速度。

    一瞬间,黑影们就把火箭射完,黑影也丝毫不关心火箭命中了什么,会不会引发火灾。他们接下来做的只是转身就跑。

    近百支火箭在镶蓝旗的营寨中,引发了不小的骚乱。许多帐篷都被火箭引燃。

    火光下,镶蓝旗的士卒纷纷从营帐中跑出。

    城头上,看着镶蓝旗士卒汇聚的速度,和并不太混乱的阵型。满桂深深的吃了一惊。

    满桂现在完全确定,白天不出战是对的。

    城下营寨中的后金鞑子确实都是百战精兵。

    这些士卒就算一时吃个小亏,也很难轻易击溃。

    看他们的反应,至少能死死的缠住明军出城的部队。

    等后金大队都反应过来,只怕明军很难全身而退。

    望向撤向黑暗中的那十几个黑影,满桂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那些都是他看不起的关宁军士卒,是祖大寿的属下。

    他们平常的表现是有些滑头,可在这黑夜里,敢冒死前去骚扰后金这已经就是莫大的勇气了。

    满桂觉得他真是小看了关宁军,更小看了后金鞑子。

    阿敏都快要被气疯了。

    宁远的明猪还真是可恶,少一疏神就让他们钻了空子。

    火箭造成的人员伤亡不大,也就几个士卒受伤。

    引发的火势也不大,只烧毁了几个帐篷。

    可对镶蓝旗士卒的心理打击却不小。

    火光起处,放火的明猪却一个也没抓住。谁知道他们还会不会再来闹一次。

    恨恨的跺了一脚,阿敏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失策。

    他确实不该把营扎的离城太近。

    这样防御起对方的骚扰实在太吃力了。

    营寨外,宁远城头的鼓角喊杀声又如约而至。

    这次包括阿敏在内,镶蓝旗的营寨中无人再敢睡眠。

    城头上,祖大寿笑嘻嘻的招呼满桂。

    “满总兵,咱们也回吧。今夜也就只能这样了。”

    今夜祖大寿主持的骚扰,让满桂大开眼界。

    关宁军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畏敌如虎的样子,相反,关宁军的骚扰组织的十分有序。

    正因为关宁军士卒表现的很不错,这才让满桂心中感到更为不解。

    可能是感觉到满桂的迷惑,祖大寿淡淡的说道:“城下的只是后金镶蓝旗的士卒,他们的战力,比起老奴直属的两黄旗还是有些差距的。

    比起老奴的亲军差的更远。

    而后金八旗军中最强的白牙剌兵,比老奴的亲军还要强上一点。

    我这么说,满总兵该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小心慎重了吧?”

    听到祖大寿说完,满桂心中一阵颤抖。

    城下的后金鞑子素质就已经顶上他的家丁了,他们竟然还不是后金的真正精锐?

    祖大寿不会是在危言耸听吧?

    “那个白牙剌兵后金能有多少?”满桂涩声问道。

    “白牙剌兵吗?”

    祖大寿略一思索,就痛快的回答:“我也不知道鞑子到底有多少。

    他们大都是鞑子贵人的贴身侍卫,估计顶多也就有个几百人吧。

    鞑子一般不到最关键的时候,是不会把他们投放到战场上的。”

    听祖大寿这么说,满桂心中对祖大寿的言语反而更加相信了几分。

    只是,鞑子的战力要真有祖大寿说的那么强,这宁远真的能守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