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四章:阵前订约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一只羊在你这儿能换多少粮食?”巴特尔凝声问道。

    听到牛金星对奴隶的报价,巴特尔真的动心了。

    扎鲁特部现在还有大量的奴隶存在。在即将到来的严冬里,为了节省口粮,这些奴隶要么提前斩杀,要么让他们自行饿死。

    反正都是死,干嘛不拿这些奴隶换取部族急需的粮食。也许凭借这些换来的粮食,扎鲁特部就能平安过冬。

    只要部族能平安过冬,奴隶明年再抢就是了。

    巴特尔相信,只要他带的这些战士能吃的饱饱的,过了冬天,来年再抢点奴隶肯定很轻松。

    “一只羊能换多少粮食?”牛金星被巴特尔一下问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草原兑换的行情啊!

    拼命回想老掌柜郑明讲述的事情,牛金星无奈的发现,他真的想不起这些来。

    “这,”牛金星暗想,反正是瞎扯,我就给他往最低处报,他爱信不信。

    “这个一只羊可以换20斤米。”牛金星随口说道。

    其实不管牛金星说多少,巴特尔都准备答应他了。

    在巴特尔看来,就算一个奴隶只换一斤粮食,这个交易也值得做。毕竟这相当于是白捡来的。

    只是听牛金星说的粮食是米,巴特尔不由皱起了眉头。

    米,这种粮食,草原部族都吃不惯啊!大家吃米总觉得吃不饱。

    “这个,能不能换面啊?”巴特尔略有些腼腆的问道。

    听不懂巴特尔的语言,但牛金星能看懂他的表情。

    看到巴特尔皱眉,牛金星心说:看,他嫌价低了吧,那我得再往低处落落。

    等老兵翻译完后,牛金星毫不犹豫的说道:“你要是换面,那就只能换6斤粗面了。”

    在大明米是0.6两银子一石,面稍贵一点,大约1两一石。但那是精面的价格。粗面的价格比米还要便宜。

    把牛金星的报价翻译过去,就连翻译的老兵都忍不住笑了。

    这个小少年,明显就是在拿对方开涮呢?这种报价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诚意,这纯属是闹着完呢。

    6斤面也行啊,总比20斤米管饱。

    “那就这么定了。”巴特尔一口答应下来。他也听出对方在故意压价,可他不敢再和对方讨价还价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争取高价。

    虽然是白捡的粮食,但能多一点还是多一点吧?虽然我只是个战士,但基本的多少我还是能分清的。巴特尔心中无奈的想到。

    跳下马,伸出他那如蒲扇一样大小的手掌,巴特尔就等着对面的小子和他正式订约。

    看到巴特尔摊开手掌的动作,笑容在作为翻译的老兵脸上凝结。

    什么情况?

    这太不科学了!

    看到巴特尔的动作,牛金星也有些发懵。

    那是同意订约的架势啊!老掌柜说过的,蒙古人不识字,击掌就是订约。

    看对面那个傻大个的动作,似乎是答应了我的条件。他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把价钱压得那么低,他还能答应?

    牛金星碰碰身旁的老兵,轻声的问道:“那傻大个在干什么?”

    “傻大个?”

    回过神来的老兵非常赞同牛金星的这个称呼。

    “那傻大个答应了你的提议,他这是要和你订约呢!”老兵尽职尽责的把巴特尔的话翻译过来。

    这种条件他也能答应?估计必定有诈。

    看着巴特尔那蒲扇大小的手掌,牛金星心中有些发毛。

    这个家伙不会是引我击掌,想一举活捉我吧?

    他吗的,这阵前谈判还真是危机重重呢!

    可话都赶到这儿了,要连击掌都不敢,那回去还不叫人笑话到老吗?

    管他呢,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一咬牙,牛金星跳下战马,迈步向巴特尔走去。

    就在这残尸倒伏,血腥气环绕的战场上,牛金星咬紧牙,向比他足足大了一号的巴特尔走去。

    一步、两步……,一旁充任翻译的老兵也做好拔刀的准备,随时准备翻脸动手。

    一步、两步、三步,牛金星走到巴特尔身前,伸手在巴特尔张开的,那蒲扇大小的手掌上,连击三掌。

    啪啪啪,订约成功。

    就这么订约了?

    牛金星怀疑的看向自己击掌的右手。

    订约成功了。

    一扭身,巴特尔就从马背上把酒囊摘了下来。

    巴特尔那偌大的个子,转身的动作竟然十分轻巧,就好似一只体型巨大的猎豹,动静之间给人一种非常敏捷的感觉。

    似乎只是一瞬间,对面的傻大个就从马背上拿下一个大酒囊。

    看巴特尔敏捷的动作,牛金星只好承认,这傻大个若是真和他动手,他远远不是对方的敌手。

    “给你!”巴特尔把酒囊递到牛金星面前,手中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

    这个动作不用翻译,牛金星完全看的明白。

    牛金星拔出酒囊的塞子,向嘴里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

    没喝过酒的牛金星,被马奶酒那独特的酒味呛得连连咳嗽。

    一把夺回酒囊,一口气灌下小半袋马奶酒,巴特尔轻蔑的嘟囔了一句。

    咳了半天才缓过劲来的牛金星,悄悄的问老兵:“他说什么?”

    “傻大个说:不能喝酒还能算男人?”老兵忍着笑小声告诉牛金星。

    看看牛金星被酒激的通红的脸,巴特尔觉得他似乎有些草率了。

    这个少年应该还做不了商队的主。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也是找个借口撤兵而已。

    少年答应的条件,商队若是真能同意,那更是意外之喜。

    “我们这就退兵,我给你们留下10匹好马,算是这次鲁莽冒犯的赔罪。”巴特尔大声说道。

    “至于订好的交易,我会安排人来找你们的。”说完,巴特尔翻身上马,转身离去。

    看着巴特尔远去的背影,牛金星有些发傻。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就这样达成协议了?

    牛金星晕晕乎乎的回到车阵内。牛金星把事情一说,张云翼等人也都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打个低烈度冲锋就和谈了,这也太儿戏了吧。

    难道蒙古人真是不打不相识?

    没听说有进行交易前要打一仗这种习俗啊?

    不过,管他呢,扎鲁特人肯撤退,商队那是求之不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