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三章:勇士与少年(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出去打扫战场的都是老兵,张云翼的嘱咐那是一点就透。

    车阵打开一个小缺口,李钊几人走出车阵。

    扎鲁特部在巴特尔的控制下,放任李钊几人收拢跑散的无主战马。

    一直等到李钊等人带着几十匹战马退入车阵,扎鲁特人才派出空手的士卒把仍在惨叫的伤员搬走。

    伤员真的不多。被火枪击中的基本都当场死亡了。

    等战场上彻底静了下来,巴特尔才单人独骑,慢慢进入战场。

    看到巴特尔独自进入战场,身上并未佩戴任何兵器。张云翼明白,这就是对方的谈判代表了。

    张云翼才要出去,郑平一把拦住了他。

    “头,现在你可不能乱出去。不就是谈判吗?叫牛金星去就行。”郑平低声说道。

    看到牛金星眼巴巴的望着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张云翼略一思索,就慨然允许:“牛金星,你去吧,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反正这种谈判也谈不成什么,何不让这些胆大包天的少年去试试,也能给他们增加一点应对的经验。

    就这样,一个不擅长谈判和交易的蒙古战士,和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在战场上走到了一起,开始了一场出人意料的商业谈判。

    “我,巴特尔,扎鲁特的第一勇士。小子,你们的顽强获得了我的赞赏,我可以赐予你们交易的权利。”巴特尔开口就是一口居高临下的气势。

    “他说什么?”牛金星一脸迷惘的问道。

    陪同牛金星出来的,一个懂蒙古话的老兵把巴特尔的意思翻译了出来。

    “交易?你有什么可以拿来交易的?”牛金星一脸不屑的问道。对巴特尔那第一勇士的称号,牛金星更是不屑一顾。

    “我们需要粮食,大量的粮食。我们可以用牲畜和你们换?”看吓不住对方,巴特尔就改为平淡的口气说道。

    战士的屈辱啊!

    巴特尔心中充满了无奈。他一个第一勇士竟然连个毛孩子都吓不住了。

    “牲畜?什么样的牲畜?”牛金星似乎没有什么兴趣,像是例行公事的问道。

    没等巴特尔开口,牛金星就追加了一句,“若只是牛啊、羊啊之类的就不要说了,我们没兴趣。”

    牛金星的话差点把巴特尔给噎死。不提牛啊羊啊的,那他们的牲畜还有什么,那就只剩下马了。

    虽然不擅长交易,巴特尔也很清楚,马是不能乱交易的。

    这个时代,马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战略物资,也是草原唯一压过中原的物资。

    部族虽然危在旦夕,巴特尔也不敢随便拿马来做交易。

    其实巴特尔不拿马做交易,与草原大事无关,只是因为扎鲁特部现在也需要储备战马而已。

    看出巴特尔不情愿拿马出来交易,牛金星也不在意。反正他出来只是随便谈谈,见识见识世面,根本就没打算谈成什么。

    牛金星无所谓的态度恰好切中了谈判的高级技巧。

    牛金星可以无所谓,但巴特尔不行啊。巴特尔还急需物资供给扎鲁特部呢。

    想了再三,除了马巴特尔也没想出别的交易东西。

    这不怪巴特尔见识少,相比中原,草原的出产真的太贫瘠了,除了马还真拿不出别的可交易的东西。

    看出巴特尔比较窘迫,牛金星也不想谈判这么快破裂,他就另找个话题。

    “你们有人吗?”牛金星突发奇想,他随口问巴特尔。

    “人?”

    人,扎鲁特部当然有。可巴特尔根本不明白牛金星的意思。

    不光巴特尔不明白,连作为翻译的老兵也不明白牛金星的意思。

    牛金星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牛啊、羊啊的我们不稀罕,马你们又舍不得拿来交易。那你们还有什么可交易的?

    这样吧,你们可以拿人来交易。汉人最好,其他人也可以。”

    这句话翻译过去,巴特尔马上就明白了。

    这人,原来指的是奴隶。这是可以用奴隶来做交易。

    “人怎么算粮食?”巴特尔笨拙的问道。

    “这样吧,我给你个参考价目。”

    牛金星回想一下老掌柜郑明说过他回购汉民的价格,然后轻松的开口胡诌道:“一个纯正的汉民,两只羊。能说汉话的,1个1只羊。能听懂汉话的,2个1只羊。完全不懂汉话的,3个1只羊。”

    牛金星提的条件,其实只是他随便一说。牛金星自己都不认为能和巴特尔达成什么交易。

    他们这还是在战场上好不好?

    不远处那血淋淋的尸体还没有收拾,空气中还到处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谈交易?

    开玩笑!

    大家不过是玩点缓兵之计而已。

    你需要时间调整和重新布置进攻的手段,我也乐得拖延一下时间。你情我愿的,大家随便聊聊而已。

    谁会当真?

    谁当真谁就输了。

    听到牛金星提出的条件,巴特尔心中反而大跳了几下。

    扎鲁特部物资缺乏很明显,最缺的就是口粮。今年后金几次骚扰喀尔喀部,都主要是针对扎鲁特部来的。

    扎鲁特部在后金的打击下,牲畜损失很大,残存牛羊膘也上的不好。这让扎鲁特部在即将到来的严冬,面临着残酷的挑战。

    同属喀尔喀五部的巴林、弘吉剌、巴岳特、乌齐叶特四部虽然在军事上支持着扎鲁特部,可有关民生方面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可以说,即将来到的严冬就是扎鲁特部的一道鬼门关。

    更关键的是,如果扎鲁特部只是以元气大伤的方式勉强度过鬼门关的话,那来年开春,扎鲁特部可能就必须向仇敌后金低头了。

    虽然扎鲁特部与后金已经算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可只要扎鲁特部还想生存下去,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扎鲁特部也只能采取向仇敌低头的办法。

    当然,如果不是到了实在走投无路的地步,扎鲁特部绝不会向后金屈服。

    所以,扎鲁特部现在急需外界的支援。

    巴特尔虽然对部族民生不太清楚,可他知道部族现在的严酷环境。他带领了5000战士中,有人家的存粮已经不太足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牛羊上秋膘的月份啊!

    这个时间都快要缺少口粮了,那冬天怎么办?

    巴特尔此次带兵出来,主要的目标就是粮食。

    抢龙门商队,为的不就是商队带的粮食吗?

    上百辆车,得有多少粮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