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OO章:首战扎鲁特(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花当老王在哪里,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找他。”面对花赤虎,老掌柜郑明直接用蒙古语叫道。

    “我阿爸不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吧。这里我能做主。”眉头一皱,花赤虎接口答道。

    “你能做主,那太好了。”老掌柜郑明脸上故意露出狂喜之色。

    “快去救救我的商队,有马贼要抢我们。我愿意拿出商队的一半物资,送给我的老朋友,你们的老王花当。请快去救救我的商队吧!”郑明大声狂呼,脸上全是焦急之色。

    “一半物资?”花赤虎有点拿不定注意了。

    我是答应这老头,保护他们,名正言顺的获得一半物资呢,还是赶上去把商队的物资全抢过来?

    一个探子跑了回来,附在花赤虎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声。

    “什么?”花赤虎惊叫一声。

    扎鲁特部竟然已经赶来了,所带人手还超过了他。这还保护个屁,只怕什么都要被扎鲁特人抢光了。

    花赤虎恨恨的骂了一句,他转身对郑明说道:“这件事太大了,我做不了主。老伯您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回报我阿爸。”

    花赤虎说完一挥手,几个朵颜士卒不等郑明说话,就把他拉了下去,送往一座空账等待。

    看到花赤虎的反应,郑明的心向下沉去。

    朵颜部还有后援,老花当应该离此不远。朵颜部出动的力量根本不止3000。

    少年们能顶住吗?

    龙门商队全速向后奔行了一段路程,看看周围起伏的地势,郑平大声叫道:“停、停,就是这里。整军备战。”

    细细的哨音响过,商队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随即缓缓停住。

    少年们快速跳下马车,帮助车夫迅速掉头,在这片预先选定的地域,迅速布置开来。

    危机当头,商队所有的人都齐心协力,围绕着一个小小的丘陵,商队迅速布置下一个双重车阵。

    卸下的挽马和其他非战斗人员全都撤进内层车阵。少年队那严格的纪律性,在构建防御这一瞬间暴露无遗。

    当大地开始震颤,追兵的马蹄声如雷般响起时,商队的防御阵势已经布置完成。少年队火枪上膛,只等不怕死的敌人前来冲击了。

    看到龙门商队停在了路边,扎鲁特部的轻骑慢慢收住了战马,停下了脚步。

    一边安排士卒更换生力战马准备冲阵,巴特尔、特穆尔、昂热三人一边远远地查看商队的阵势。

    商队占据的地方是个小丘陵,地势比周围略高一点。高出的那一点地势,虽能减缓一点战马的冲刺速度,但整体影响不大。

    不过商队布置的这个防御阵势,让巴特尔三人有些挠头。

    短短的时间,对方竟然用马车组成了一道防护墙。这些怪异的四轮马车平稳的站在那里,首尾相接构成一个环形防御圈。

    圈内有什么布置,因有马车阻挡视线还根本看不清楚。

    外围的这些马车,挽马都被卸下去了。但因为有四个轮子支撑,就算没有了挽马,马车依然四平八稳的站在那里,并没有以往两轮车阵高低起伏的破绽。

    所有商队的人,现在一个也看不到,也不知是躲在圈内还是躲在马车上。整个商队静悄悄如无人一般。

    这下麻烦了。

    巴特尔三人脸上全是苦笑。

    看到龙门商队的防御圈以前,巴特尔他们从没想过,一个商队临时构筑的营地,竟然会像个小城。

    抢个商队还要攻次城?

    这也太考验巴特尔他们的想象力了。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来了,那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现在扎鲁特部不光要攻,还要快速攻下来才行。因为这里距朵颜部的营地太近了,朵颜的部队随时都可能冲过来捣乱。

    现在这个局面,让巴特尔他们暗自庆幸,幸亏他们扎鲁特部足足带来了5000骑。对这里的任何部族都有着足够的威慑力。

    时间紧迫,事不宜迟,也没有时间再让他们浪费了。必须趁其他人没反应过来动手抢到肥肉。

    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巴特尔还是先向四方派出警戒的探子,又分出1000人由昂热带领,去监视朵颜部的营地。

    排除周围的干扰后,扎鲁特部才开始集中精力进攻商队的防御圈。

    手中有足够多的力量,巴特尔用兵也就显得比较大气。

    对商队的第一波攻击,巴特尔就直接投入了2000骑。

    按巴特尔的安排,这2000骑将以骑射的姿态,从一个狭小的正面向商队发起了进攻。既算试探也是主攻。

    若商队方面防御严密,这2000骑就转为骑射压制对手。若对手防御有漏洞,2000骑就会直接冲进商队的驻地。

    随着牛角号的声音响起,扎鲁特的轻骑列成相对散乱的横队,慢慢的向商队冲来。

    当看到远处那宽大的骑兵阵列,似水般缓缓的动起来,由慢而快。到最后更似溃堤的洪水;翻起巨大的波浪,带起轰鸣的巨响,以巨大无匹的气势正面冲击过来时,郑平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骑兵。

    这种集结成群的骑兵冲锋,和老兵那些零散骑兵冲杀完全不同。双方简直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兵种。

    到这个时候,郑平才明白老兵说的那些话。

    是啊,在这种骑兵冲击阵型中,你没有良好的骑术,那几乎就是在送死。这大队的骑兵一旦冲起来,任何人不幸落马都会被后方的骑兵踩成肉泥。

    只是会骑马,确实算不上骑兵。

    看到骑兵冲锋带起来的滔天气势,郑平暗暗庆幸。

    幸亏我们是在马车里。

    是啊,多亏我们是在马车里。

    正面骑兵的所有少年都是这种心情。

    人的心理很奇怪,当你面对一辆重型卡车从你身边驶过,你会受到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可当你躲在一辆小车里时,哪怕是一辆极为单薄的电瓶车,那种压迫感都会消散大部分。

    相同的道理,当一个人面对一群冲来的战马时,哪怕他身穿重甲,心中依然会充满不安。这是人与马的体积比例所决定的。

    但当一个人躲在马车中,特别还是躲在一辆相当大的,很坚固的马车中时,心理明显会放松不少。

    只有放松的心理,才能保证动作的准确。

    看到同车厢的少年,面容还算平静,动作依然柔软,张云翼对信王殿下的佩服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能培训出如此的少年队,能想出如此面对骑兵的法子,信王的智慧真称得上是深不可测了。

    面对骑兵冲锋,张云翼竟然还有时间乱想。他也是非常放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