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一九六章:商队的准备(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天亮了,9月的草原吹来的风已经带上了微微的凉意,草原上看来并没有秋老虎的存在。

    龙门商队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收拾好营地,慢慢踏上新的征程。

    缓慢的收拾营地,这是张云翼故意安排的结果。

    虽然不太懂谋略,但张云翼本能的觉得,少年队的整队速度太过夸张,需要压制一下。

    在张云翼想来,若不压一下,少年队那只需一刻钟就能列队出发的速度,会吓坏很多的小朋友。那样怎么会吸引朋友前来。

    随着龙门商队上路行进,草原上开始热闹起来。

    围绕着龙门商队,不停的有各色牧人飞驰而过。

    一些胆大的牧人竟然拉高了嗓门,唱起了蒙古人独有的长调,广阔的草原上登时歌声飞传,一片和平景象。

    “情况不对。”

    行走了数天,在商队再次宿营之后,老掌柜郑明一脸凝重的对张云翼等几个主官说道。

    为了细化指挥,郑平、牛金星、张俊豪和李钊四人也加入了指挥阵营。郑平、牛金星、张俊豪分别是少年队甲乙丙三队的队长,李钊则是边兵老卒的代表。

    “哪里不对,郑老您说,我们听着。”张云翼毫不犹豫的选择听从郑明的意见。张云翼知道,在草原上,他和郑明经验上的差距,远比两人的岁数还要大。

    “商队周围的牧民太多了?”老掌柜郑明忧心忡忡的说道。

    怕几人不明白,郑明特别细心的解释道:“这些牧民没有一个是带畜群的。他们至少都是单人双骑,这明显是蒙古人探骑的配置。

    还有那些长调,虽然没有歌词,可明显都带有传话的意思。

    这还不算,咱们这么大的商队,已经进入草原数天了,也算是深入草原了。

    商队周围来来往往这么多的牧民,往常早有牧民上门来探听商队携带的货物,考虑兑换的问题了。可到现在,问货的牧民还没出现一个。”

    看看几人变得凝重的脸色,郑明沉重的作出结论:“我们只怕是被什么大势力给盯上了。不然,周围的牧民不会是如此表现。”

    听完郑明的话,张云翼几人分别露出不同的神色。

    郑平等三个少年露出的都是期待之色,他们现在正是信心爆棚的时候,恨不得马上出现一群敌人,好让他们建功立业。

    李钊脸上露出十分凝重的神色,他是喜峰口的老兵出身。对这片草原也比较熟悉。出身军伍的他,对草原的大势力更是忌惮非常。

    草原上没有中原那么复杂,所谓大势力就是以部族拥有的骑兵来计算的。能称得上大势力的至少也得3000骑起步。

    想想商队周围如梭般的牧民,李钊倒吸了一口凉气。

    经郑明一提醒,李钊赫然发现:“尼玛,这商队周围有至少超过7家的探子存在。商队这是扎了马蜂窝吗?”

    张云翼的表情是凝重中带着几分期待。所有人中只有张云翼对少年队的实力,有一个相对合理的判断。

    在张云翼看来,依靠马车的防御,只要少年队发挥出隧发枪1分钟3发的水平,对草原上的轻甲骑兵,打出1对3的交换比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些草原部族没有3000人以上,攻击商队根本就是送菜。

    在张云翼想来,草原上缺少物资的中小部族,应该没有那个部族会冒着自家空虚的危险,全族前来吧?

    至于那些有足够能力的大部族,商队带的物资虽多,可还没到引动大部族的程度吧?

    张云翼最担心的,是马贼们会不会联合来攻。

    “郑老,您对草原比较熟悉,您觉得他们最有可能在什么地方,向我们发起攻击?”张云翼沉吟片刻,还是直接问出了此话。

    “要我选?”郑明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以我们的速度,再走两天就到了乎愣河。他们要是真要大规模袭击我们,应该就在我们过河前后。”

    “郑爷爷,您为什么会如此判断呢?”郑平好奇的问道。

    看着面前英俊挺拔的少年,老掌柜郑明郑重的回答:“因为那是朵颜和喀尔喀部的草场分界线!”

    那条小河,就是朵颜和喀尔喀部的分界线。郑明的回答就是这么简单。

    这个回答大出郑平的意外。郑平原本还以为会是什么地势上的原因,没想到结果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看出少年们的疑惑之意,老掌柜郑明进一步给他们解释。

    “咱们这么大的商队,这么多的人,是人就能看出我们有着强大的背景。

    抢,这些蒙古人是敢抢我们。可他们也不是傻子,他们也要给自己留点退路。那分界线就是他们应对大明问询最好的说法。”

    老掌柜苦笑了两声,沉重的问道:“我们还继续向前走吗?”

    对老掌柜的询问,少年们依然还是一脸的坚定。

    老边兵李钊左右打量了下少年和张云翼的表情,做出了他的决定。

    “张头,我可以随你安排,最多就是一死罢了,反正你给的安家银子够多的了。

    可弟兄们那里,张头你还得去交代一下。在这种局面下,弟兄们愿不愿继续跟着走,我可不敢保证。”李钊一脸为难的说。

    说是老边兵,其实李钊的年纪也就才31、2,正是当打的年龄。弓马娴熟的他是喜峰口的坐地户,只是因性格的原因不讨喜峰口千户的喜欢。

    要不然,李钊绝对会被收为千户家丁。

    同行的老兵都与他身份差不多,大多是蓟镇各处的刺头兵。他们虽然弓马娴熟,但根本不受本部将校的待见,这才轻易就被张云翼雇来。

    听到李钊所说,张云翼心中一动。

    李钊说的对,欺瞒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与其等老兵们看到敌军势大时,出现逃走或投降这些动摇军心的举止。还不如现在就开诚布公的和他们说清楚,给他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

    对老兵们的战力,张云翼还是很看重的。

    尊重老兵,让老兵们自行选择,既能彻底招揽他们,也能提前排除一些隐患。张云翼相信,以信王府的势力,老兵们会给他满意的答案。

    “召集所有的老兵,我来和他们说。”张云翼痛快的下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