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一九四章:计划开始(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京城,东厂

    “还没查清楚?”魏忠贤阴声问道。

    “回督公,小的们已经顺着线摸过去了。现在只知道劫船的主谋是从南方来的。具体是哪家,小的们还没有查清楚。”东厂大档头心惊胆战的回答。

    “圣上哪里,杂家最多只能再维持一个月,要是一个月内还查不清楚,你就自行解决了吧?”魏忠贤扔下这么一句,站起来就走。

    “督公?”看着连头都不回的魏公公,东厂大档头变了脸色。

    “传最高级飞火签,调集一切人手,半个月内要再查不出来,都给老子提头来见。”大档头红着眼,咬着牙嘶声叫道。

    随着东厂大档头发狂的声音,东厂番子们似炸了窝的蜜蜂,成群的飞出京城向天津飞去。

    天启五年9月底,龙门客栈中装载了大量物资的车队,浩浩荡荡的踏上了征程。

    160多辆四轮马车,近千人的大型商队,第一次出现在草原之上。

    商队中,郑平学着老兵的样子,打理照顾着自己车上的挽马。

    郑平从没想到,照顾马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诀窍。

    饮水、喂料、顺毛,那一项都有不少的学问在里面。

    这打理的还只是挽马,要是战马据说需要打理的更多。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兵,还真的不容易。

    借踏上草原的机会,张云翼开始安排那些来自边兵的老兵,给少年队上课。主要就是讲解骑兵的一些常识。

    从老兵们口中,少年们才知道,原来并不是会骑马就能算是骑兵。骑兵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

    做一个骑兵,首先就得熟悉马性。

    怎么样才能熟悉马性?

    你必须得对你骑得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才行。所以中原的骑兵都推崇自己来喂养马匹。因为那是熟悉马性的最佳途径。

    而草原的骑兵和中原人不一样。他们从儿童时期就开始和马打交道,他们对马的脾性远比中原人熟悉。

    草原最普通的牧民,稍加训练也能作为基本的骑兵使用。这就是草原和中原的最大区别。

    “只有做到能娴熟的控马,能在疾驰的骏马上,随意变幻各种姿势而不会落马,这才能算是最基本的骑兵。从这点上来说,草原的每个成年牧民都可以算是基本的骑兵。小子们,现在知道中原和草原的骑兵差距了吧?”

    老兵以一种凝重的口吻,结束了给少年们的骑兵基础讲解。

    “那我们要是现在开始学骑马,需要多久才能达到你说的那种境界?”郑平记得,是牛金星问出的这句话。

    “现在开始学?哈哈。”老兵轻笑了两声,“如果你有骑兵的天赋,想达到我说的那种基本境界,天天骑,大概骑个3-5年就差不多了。”

    看少年们兴奋的样子,老兵又补充一句,“要是你天赋不够,你也许一辈子都达不到那种境界。”

    真正踏上了草原,郑平他们才感到草原的路也一样的艰难难行。

    9月的草原,正是水草丰茂的时候。

    一眼望去,整个草原就像大海的海面,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各种绿色。风吹过草地,草面就像海上的波浪随风起伏。

    风吹草低见牛羊,还真是比较的形象。

    一路上,浅处的草还没不过脚面,而那些深处的草却足足超过了膝盖。整整一天走下来,少年们回头一看,太行山依然还是那么高大巍峨。

    全军似乎并没有走出多远。

    四轮马车在草丛中艰难前行。

    马车最怕的,是长草对车轴的缠绕。一旦长草把车轴缠死,马车都有断轴的危险。

    再次弯腰剃掉挂上车轴的长草,仔细比了比车轴距地面的距离。郑平记住了这个尺寸。

    想要顺利的通行草原,这些四轮马车就一定要加大车轮,提高离地间隙,躲开长草对车轴的缠绕才行。

    抬起头,郑平看到张俊豪和秦安两个丙字队的少年,紧跟在郑明身后。他们一边恭敬的伺候着老人家,一边不停的在记录着什么。

    不用看,郑平都知道这两个伙伴在忙些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负责的事情此行更为重要。

    张俊豪他们是在测绘地图。

    少年队此次进入草原,捎带的另一个重要事情,就是测绘地图。

    朱由检受够了大明那种写意派的地图。

    在闲暇时,朱由检对留守信王府的丙字队少年,做了简单的地图培训。

    因为不知道海拔高度该怎么测量,朱由检就只把他对地图的基本理解教给了少年们。

    对少年们,朱由检只是再三强调了比例尺、方向、固定的标志物在地图中的作用。他在就要求少年们,一定要标注清地形的相对高度。

    朱由检动动嘴,少年们跑断腿。

    少年们在经过反复、大量的练习后,他们对京城附近各处地图的绘制,总算达到了朱由检的初步要求。

    此次丙字队前来支援喜峰口,测绘地图的任务,也就随之而来。

    走到哪,地图就要绘制到哪,这就是朱由检对少年队的最新要求。

    看着忙着记录的张俊豪和秦安,郑平打了个冷战。幸好他是甲字队的,要不然忙碌的人中也少不了他。

    夜色下,龙门商队(来自龙门客栈)那庞大的宿营地周围,各种探子向各自所属的阵营飞驰而去。

    他们带回去的都是相同的信息,那就是龙门商队真的出来了。

    风吹草动,石落水惊。草原的各方势力开始闻风而动。

    天津,海河畔

    借助夜色的掩护,东厂的番子包围了这个看似普通的小村庄。

    随着几声低沉的虫鸣声,东厂番子娴熟的冲进村庄。嘶喊声、叫骂声瞬间在村庄中响起。

    火把齐齐打了起来,东厂番子赫然已经将整个村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个番子跑了出来,附在带队的档头耳边低声回报。

    “什么?又没抓到活口?”带队的档头烦躁的叫道:“那还等什么?给老子把这全村的贱民全都抓来,挨个审问。老子就不信没有线索?”

    随着档头的命令,村中传出各种惨叫的声音。火光下,整个村子如同坠入严酷的地狱。

    坐在村口,带队的档头烦躁的来回走了几圈,转身大声吩咐:“通知回去,给老子扩大调查范围。

    把所有涉及此事的人,全部给老子再过一遍。哪怕他只是沾上一丝,也给老子仔细查一遍。

    老子就不信了,他们还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随着东厂档头发狂般的命令,整个天津卫都开始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