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九章:阿敏的城府(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打了近20年仗的阿敏,对他的镶蓝旗有着极高的信心。

    阿敏那看似毛毛躁躁的,无比骄狂的在宁远城眼皮底下立寨,还真就是为了诱使明军出城。

    当镶蓝旗浩浩荡荡的直冲宁远城下,紧闭的城门和城头明军丝毫不乱的旗号,让阿敏知道,他想不战轻取宁远的梦想已经破灭了。

    为了保证速度,轻骑而来的镶蓝旗根本不具备攻城的条件。

    那怎么办?

    久经战阵的阿敏,顺势就把他骄狂轻敌的气质发挥到极致。

    阿敏竟然真的让镶蓝旗毫无防备的,在宁远城下扎营。

    满桂在城头的判断没有错,镶蓝旗是真的没有埋伏,甚至真的没做明军出城的任何准备。

    只是阿敏相信,就算受到明军的突然袭击,他的镶蓝旗也能及时反应过来,全歼出城的明军。

    可惜,宁远明军没有给阿敏验证想法的机会。

    轻易的扎好了营寨,阿敏望着不远处的宁远城楼,反倒发起呆来。

    宁远城池修建的大大超出了阿敏的想象。

    看上去宁远城墙的高度似乎比盛京(沈阳)还高。

    宁远城墙的厚度虽然在城外看不出来,但单凭那严丝合缝的青砖城墙就知道,这城墙的厚度肯定薄不了。

    城墙拐角处那怪模怪样的塔台,阿敏虽然不知道它的实际用处,但单凭塔台所处的方位,再配合城墙上的马面以及城门处的城楼,宁远就已经把城墙下面完全覆盖。

    从阿敏望过去的角度,根本就找不到宁远防御的死角。

    难怪大明要苦苦经营数年,宁远城修的还真有模有样的。

    “妈的,城再好又怎么样?明猪不还是那么不经打。”

    往地下啐了一口,阿敏忍不住一阵冷笑。

    只可惜,夺城的首功不知道要落到谁手中了。

    只看城墙的厚度和高度,轻骑赶来的阿敏,就立即失去了攻城的欲望。

    轻骑如何能攻有准备的坚城?

    性格骄狂暴躁,可并不代表阿敏缺心眼。

    阿敏清楚的知道他的立身之本到底是什么。

    镶蓝旗要真是打残了,那他阿敏以后就是想继续骄狂暴躁都没有机会了。

    宁远城头上,袁崇焕看后金前锋没有立即攻城的意思,轻咳一声开口说道:

    “大伙先散了吧。就按本道的安排,各人管好各人的差事。要是出了什么疏漏,那莫怪本道的军法无情。”

    话说到最后,袁崇焕的口气已经变得冷若冰霜。

    冷冽的口气,配上袁崇焕那张瘦小的黑脸,再想到袁崇焕那袁大胆和袁疯子的外号,在场众官都经不住打了个寒颤。

    纷纷向袁崇焕拱手一礼,众官各自散去。

    看祖大寿转身要走,袁崇焕开口叫道:“祖将军请留步,本道还有事相商。”

    心中暗喜的祖大寿跟袁崇焕来到兵备道衙门。

    进门之后,袁崇焕丝毫不绕弯子,直接单刀直入的问道:“祖将军,在城头你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本道的决定太过草率,还是觉得满总兵请战有些可笑?”

    被袁崇焕直接的问话吓了一跳,祖大寿赶紧回答:“末将不敢。道台的处置极为妥善,末将举双手赞成。”

    “那你那种表情是什么意思?”袁崇焕不容祖大寿推脱,紧跟着追问。

    “末将,末将”,看到推不过去,祖大寿咬咬牙,干脆也直接了当的回答。

    “末将是因满总兵的提议有些过于想当然,而感到有些忍俊不住。”

    “什么?”袁崇焕脸色一沉。

    祖大寿竟然真的是在笑话他们,这让袁崇焕心中非常的不快。

    既然话已经说了出来,祖大寿也就不准备再藏着掖着。他要和袁崇焕好好的说道说道。

    反正大战已经迫在眉睫了,此次若不能同心协力,共抗老奴,只怕谁也活不过城破之时。

    而若能真的守住宁远,那袁崇焕也必定会青云直上,到头来他祖大寿也还是要在这个袁大胆手下听用。

    既然如此,那就不如借此机会彻底的投靠袁崇焕吧!

    祖大寿如是想。

    “道台,”祖大寿恭恭敬敬的对袁崇焕先施一礼,然后才说道。

    “满总兵从宣府调来,他对辽东老奴的战术不熟。满总兵熟悉的只是草原上蒙古鞑子的战术。

    若城外来的是蒙古鞑子,按满总兵的提议,必能杀对方个措手不及。甚至在城头的大炮配合下,都有击溃对方的可能。

    但城外来的那是女真鞑子!

    那帮野人个个是悍不畏死。

    别看那帮鞑子似乎真的没有准备,但若是我军真的出战,就算开始能占到一点便宜,也必定无法彻底击溃鞑子。

    一旦出城的部队,被反应过来的鞑子缠住,我们救还是不救?

    那些鞑子其实摆明就是在引我军出战。

    满总兵不知女真鞑子的真实战力,他的想法确实是有些想当然了。卑职这才有些想笑。

    幸亏道台智慧如海,一眼就看穿了鞑子的诡计,毅然否决了满总兵的提议,这才避免了我军无谓的损伤。”

    祖大寿一边解释他在城头的真实想法,一边轻轻松松的就给袁崇焕送上一个响亮的马匹。

    “道台,要真想袭击鞑子一下,也不能像满总兵想的那样做啊!他那种直接进攻的方法,对我军的损伤太大了。”

    听出祖大寿话里有话,袁崇焕大感兴趣的问道:“祖将军有破敌的办法?”

    “破敌的办法末将是没有。可扰敌的办法,末将还真有一个。”祖大寿不客气的回复。

    “来人,请满总兵过来。”

    袁崇焕听完祖大寿的办法,感觉大合他的心意,连忙叫人通知满桂前来。

    面对强敌,他们宁远内部必须要精诚合作,可不能有任何无谓的内耗。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阿敏骂骂咧咧的在营地里啃着一块干硬的肉干。

    “妈的,宁远的这群坏透了的猪。”

    阿敏一边吗,一边从水囊喝上一小口冰冷的水。

    宁远的这帮明猪还真够坏的,城外竟然连根草都没给他留下。

    镶蓝旗作为大军前锋,此次是轻兵前来,并没带上足够的辎重。

    没想到,在这宁远城下,阿敏竟然连口热水都难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