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八章:骄狂的阿敏(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进入宁远地界的,是后金镶蓝旗旗主阿敏。

    这位后金排名第二的二贝勒,一向都是后金作战的急先锋。

    在后金八旗中,拥有31个牛录的镶蓝旗,可是仅次于努尔哈赤的强大势力。

    镶蓝旗是由努尔哈赤的弟弟舒尔哈齐建立的。

    舒尔哈齐曾是努尔哈赤最坚强的臂膀,也是女真爱新觉罗一族最勇猛的战将。

    单论武勇,舒尔哈齐更是超出努尔哈赤很多。

    可惜,当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战,努尔哈赤兄弟一统女真各部后,舒尔哈齐就生出建立自己部族的想法。

    刚刚统一女真各部的努尔哈赤,怎么会同意舒尔哈齐这种分裂的想法。为此,努尔哈赤把舒尔哈齐圈禁致死。

    舒尔哈齐死后,努尔哈赤虽然再不情愿,但为了安抚镶蓝旗的军心,他也不得不让阿敏继承了镶蓝旗旗主之位。

    阿敏充分吸取了他爹的悲惨教训,他对努尔哈赤那是绝对的言听计从。凡遇大小战事,阿敏都是争着抢着去打头阵。

    但凡努尔哈赤有一丝不满,阿敏都会反复琢磨,再三的陪着小心。

    明明是一个暴躁豪勇的粗豪大汉,阿敏却在努尔哈赤面前,搞的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

    看阿敏表现的如此乖巧,努尔哈赤虽然对镶蓝旗还有很深的忌惮,但却没有再对阿敏下手。

    阿敏的性格非常暴躁,在后金除了努尔哈赤,别的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在后金若属人缘,阿敏必是最差的贝勒。

    对于明军,阿敏也是最看不起明军的一个后金将领。

    在阿敏的眼里,明军甚至还不如一群猪。

    抱着这种极度轻敌的念头,阿敏来到了宁远地界。

    宁远城?

    在阿敏看来,一群猪驻守的城池,他一个冲锋就能轻松拿下。

    自右屯出发后,努尔哈赤就安排各旗轮番突前,依次占据前锋的位置。

    锦州、松山、塔山这些明军驻守的战略要地,不管后金谁当前锋,无不一鼓而下。

    这种轻松更助长了阿敏的狂妄。

    在阿敏心中,努尔哈赤安排他做攻打宁远的前锋,那是明摆着送功劳给他,他可不能辜负了老汗的好心。

    带着轻松立功的想法,一来到宁远,阿敏就狂妄的率领镶蓝旗直接迫近到宁远城下。

    阿敏似乎根本没有扎营的常识,他竟然就那么大模大样的在离城大约一箭之地公然扎营,完全不把城中的明军放在眼里。

    城头上,看到后金士卒如此的骄横,满桂的脸色涨得通红。

    “袁道台,请许我出城攻击这帮不开眼的小子,让他们也见识见识咱宁远的大好男儿。”仔细观察后,满桂大声的请战。

    听到满桂请战的声音,所有上城的官员眼睛都看向袁崇焕。他们都是被袁崇焕召来,见识真正的后金八旗的。

    满桂要出战?

    袁道台批还是不批?

    大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武将连战场机断的权利都损失殆尽。战场上只要有文臣在位,武将就只能乖乖的听命行事,

    最可悲的是,就连满桂这种粗豪的汉子,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在宁远,满桂这代理总兵明明应是军事上的第一指挥官。可连开城打击一下骄横的后金前锋,就这么个简单的战术动作都需要请示文臣。

    这怎么能合理?

    大明这种畸形的指挥体系,使得武将很难抓住战场那稍纵即逝的战机。

    要知道,战场上敌人表现出来的很多东西,很可能都在故意误导对方。

    没有很深的军事素养和敏锐的战场嗅觉,是很难抓住敌人真正的破绽。有些破绽其实都是打出来的。

    文臣?

    唉!

    听到满桂请战,袁崇焕面露欣慰之色。

    不错,满桂真不错,这才是我袁崇焕急需的宁远好男儿。

    袁崇焕心中暗暗评价。

    袁崇焕左右扫视在场的宁远大小官员一眼。他发现,当听到满桂要出城时,在场的大多数人脸上都露出几分惧意。

    只有满桂、何可纲等少数几个将领,脸上有着一股羞愤混杂着兴奋的表情。

    祖大寿?

    祖大寿的表情让袁崇焕感到有些奇怪。

    祖大寿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但明显没有惧意,反而似乎是一种看戏的表情。

    对,袁崇焕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祖大寿应该就是一种笑着旁观看戏的表情。

    祖大寿的这种表情让袁崇焕有些吃惊。

    众人的表现兴奋也好,惧怕也好,袁崇焕都能理解。唯独祖大寿这种看戏的表情,他很难明白。

    不过,现在并不是袁崇焕思索询问的时候。

    看着奋勇请令的满桂,袁崇焕一整脸色,郑重的说道:

    “满总兵志气可嘉,本道甚是欣慰。但如何应对城外之敌,本道已有决断,满总兵只需听令即可。”

    满心期待着出城立功的满桂,听到袁崇焕的言语,顿时就是一愣。当他看到袁崇焕已经没有其它交代的意思后,只好闷闷的退到一旁。

    开城出战?

    开玩笑。

    袁崇焕曾仔细查阅过大明与后金开战以来的所有资料。他发现后金攻城的手段其实只有那么几种。

    后金最常用的就是用间,也就是靠内应里应外合攻取城池。像抚顺、沈阳、广宁这些大城,后金都是采用这样的方式攻取的。

    后金攻取城池的另一种方式,就是诱使明军出城,在野战中歼灭明军主力,让明军无兵可以守城。像辽阳、开原、铁岭等城池,都是丢在后金的这种手段下。

    排除这两种手段,后金攻城就只剩凿城和蚁附攻城这两种手段了。

    鉴于大明与后金的野战从未获胜过,袁崇焕早就打定了主意。

    他绝不出战。

    在袁崇焕看来,后金士卒在城外的所有表现,都是为了引诱明军出城,好在野战中歼灭明军。

    后金这种粗浅的诱敌之法,他袁崇焕是绝不会上当的。

    不光不派兵出城,袁崇焕甚至还阻止了明军射箭开炮的打算。

    就这样,当着宁远城头明军的眼前,镶蓝旗从容的立起了营寨。

    看到直到营寨立好,都不见有明军出城,镶蓝旗士卒的娇气更盛。

    吓傻了吧?这些胆小的明猪。

    营地里充斥着镶蓝旗士卒不屑的调侃。

    妈的,这些胆小的明猪!

    看到明军没有出城,镶蓝旗主阿敏却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骄狂归骄狂,可不满40岁的阿敏,却实实在在是个身经百战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