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七章:袁崇焕的准备(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天启五年十月十三,大明上下总算知道努尔哈赤到底在等什么了。

    小小的右屯被后金的大军围的水泄不通,后金除了留守的正白旗,其他各旗的主力已经全员到齐。

    站在右屯低矮的城头上,努尔哈赤满心激荡。

    这是多么庞大的大军啊!

    想当年,25岁的他起兵讨伐尼堪外兰(女真一部)时,手下不过只有几十个人,十三付甲。

    那时的他,相较拥兵百万的大明天皇帝,只是个微不足道小虫子。

    努尔哈赤想起当初起家之时,心中更是感慨万千。

    经过40多年的奋战,努尔哈赤他已经拥有城外这十几万大军。

    他对大明更是屡战屡胜,连这辽阔的白山黑水他也从大明手中抢到了。

    大明已经变得弱不禁风了,若不是还指望明军给大金筹备物资,努尔哈赤早就打到山海关去了。

    大明费了这好几年的力气,建起来的所谓宁远防线,在努尔哈赤看来,那不过就是一个大些的猪圈罢了。

    猪养肥了,到了该杀猪过年的时候了。

    “出发。咱们杀猪去!”

    伸出手,指向宁远方向,努尔哈赤轻蔑的大声高呼。

    天启五年十月十四,后金集结13万八旗主力,在努尔哈赤的指挥下,再次进攻大明。

    宁远大战正式开始。

    战事一开始,后金进展极为顺利。

    没费什么事,大凌河、锦州、松山、大兴堡、塔山等战略要地就纷纷落入后金手中。

    在这些地方,明军一触即溃,甚至直接就是望风而逃。

    这些胜利,让后金八旗本就十分高涨的士气,更是直接飙过了天际。

    八旗士卒唯一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沿途掳掠所得实在是太少了。

    不管是财物、粮草还是人丁,后金从这些地方得到的,都少的可怜。

    看着沿途可怜的收获,努尔哈赤心头的怒火,烧的越来越旺。

    看来,大明是真的要在宁远和他好好地打上一场了。

    沿途的要点,与其说是后金各旗打下来的,还不如说是明军自行放弃的。

    各处堡寨中,明军最多的也只驻有不足千人,往往一见到大金的战旗,明军就蜂拥而逃。

    明军的逃跑速度,甚至令大金前锋都追之不及。

    但是,明军撤退前,就把民间的百姓都提前撤走了。

    后金一路烧杀掳掠所得,甚至还抵不上大军行动的消耗。

    这让努尔哈赤非常气愤。

    努尔哈赤以前率队攻打明军之时,那次不是抢的盆满钵满?

    单单此次抢不到东西!

    看到后金军中那些空荡荡的牛车,努尔哈赤就觉得分外的刺眼。

    努尔哈赤完全没有想到,他率军兴致勃勃的前来杀猪,到现在竟然连只鸡都没有抓到。

    看来想获得丰厚的收成,只怕要打到山海关才行了。

    想到这儿,努尔哈赤就气得胡子都微微翘了起来。

    宁远

    看着城外冒起的股股黑烟,袁崇焕欣慰的点了点头。

    中军守备何可纲差事做的不错。

    城外的民众总算都撤入城中了,外面的房子也都彻底烧毁了。

    宁远城周边几十里内,现在别说木头了,就是连草都被袁崇焕派人想办法烧毁了。

    10月的宁远,天已经冷了下来。

    虽然还没到泼水成冰的地步,可夜宿野外也会冷的够呛。

    你后金八旗不是来自建州,还特别抗寒吗?

    我让你们兵临城下时,在宁远找不到一草一木。

    到时候别说取暖,当你们连口热汤都喝不上时,看你们女真人还是不是真的那么能抗!

    想着后金在宁远城下将要遭遇的困难,袁崇焕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当探知老奴出现在右屯时,袁崇焕就开始为守城做出各种最后的准备。

    努尔哈赤在等待后金大军集结的时候,也给了袁崇焕充分准备的时间。

    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袁崇焕安排宁远军民把宁远城外,所有能撤进城内的东西统统搬走,真正做到了坚壁清野。

    宁远城外所有的草木甚至是石头,能带回城内的,都被带回了城内。带不回城内的,都被放火烧掉,或想法破坏掉。

    宁远城外的水源,袁崇焕也想尽一切办法去破坏掉。

    总而言之,袁崇焕把他所知道的,一切有关守城法子全用了出来。务必要让努尔哈赤的军队,在宁远城外找不到一点可供利用的东西。

    他要让努尔哈赤攻城所需的任何东西,都要从后金治下千里迢迢的运到宁远。

    袁崇焕到要看看,后金到底有多少后勤家底可供努尔哈赤挥霍。

    这就是当初在京城时,袁崇焕从熊廷弼那里学到的“先守后战”。

    城头上,看着已经彻底完成准备,光秃秃的宁远城外,袁崇焕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的准备已经做完,下面就要看宁远明军士卒的表现了。

    想到宁远明军的表现,袁崇焕心中就是隐隐的不安。

    现在的宁远防御方案,并不是袁崇焕和孙承宗所设想的方案。

    在最早的预想中,宁远除了守御宁远城以外,城外的首山和窟窿山还要各安排一支明军,作为骚扰敌军的奇兵。

    有这两支奇兵再加上觉华岛和中前所驻军,都不需要正面对敌,只要在宁远城外一起骚扰敌军就行。

    那样才能使敌军无法全力攻打宁远城。

    不过,原本设想的方案最后却没能执行。

    原因很简单,除了满桂,宁远根本找不到肯带兵驻守城外的将领。

    总不能真让宁远总兵满桂亲自带兵去做一支奇兵吧?

    就算让满桂去,那也只是一路奇兵啊?

    另一路奇兵,宁远还是找不到人。

    而且一提起驻守城外,明军上下脸上全都是说不出的惧色。

    就这种军心士气,袁崇焕怎么敢强迫他们出城。

    无奈之下,宁远只能执行现在这个方案。

    那就是全部缩到宁远城中死守。

    这让袁崇焕感到非常的无奈。

    唉,就是再好的策略,最后也还是要人来执行。

    宁远搞到最后也还是要靠士卒来进行防御。他袁崇焕的所有准备,也只能增加守住城池的一点机会。

    若是士卒不得力,顶不住后金的攻击,那袁崇焕所做的一切也都只是场无用之功吧。

    宁远士卒到底是骡子是马,后金来了才能知道。

    袁崇焕是真心的希望,作为宁远守军主力的关宁军,还能扶的上墙。

    城外远处,袁崇焕看到有探骑急急的赶了回来。

    想来应该是后金的前锋,已经出现在宁远地界了。

    后金,老奴,来吧!

    站在宁远城头,袁崇焕再次深吸一口气,他大声的叫道:“擂鼓,升帐。”

    天启五年十月十七,后金前锋抵达宁远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