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本纪 喜马拉雅听风

《崇祯本纪》 第二三五章:宁远誓师(求订阅、推荐、收藏)

www.wltravel.cn 崇祯本纪     宁远城

    誓师大会上,受袁崇焕的刺激,宁远总兵、副将满桂也慷慨激昂的发表了与宁远共存亡的宣言。

    说到最后,满桂也用刀把自己的胳膊划开,以血宣誓。

    “完了、完了。”祖大寿双眼无神的盯着场中,心中一片冰凉。

    单只一个袁崇焕还能想法糊弄一下,这再加上个满桂,这下他祖大寿想不与宁远共存亡都不行了。

    满桂,汉人,31岁,现任宁远副总兵,挂副将衔。他是宁远最高的军事指挥官。

    满桂并不是将门出身,他是大明罕见的,出身底层的将领。他的提拔过程就是一个罕见的草根励志成长史。

    满桂,原籍山东兖州府峄县,家中也属大明军户。祖上因军队调动,调居于宣府前卫。满桂自小是在宣府长大的。

    自小,满桂就练就了一身十分高强的武艺,他的骑射甚至超过了大多数蒙古人。

    10几岁时,没有其他手艺的满桂就投身大明边军,靠对敌斩首来换取军队的赏银养家糊口。

    按大明的规矩,斩首5级就可以提升为基层军官。

    可满桂的出身比张云翼还低,在边军中他连这种基本的提升都没有得到。斩获再多,满桂也只是得到几个赏钱就算完事。

    对于边军种不平等的对待,满桂反倒是十分高兴,满桂对升官的兴趣远赶不上拿白花花的赏银。

    因为他这种性格,一来二去的,满桂反倒在边军中混了一个好人缘。

    好人满桂就这样在宣府边军中混了近10年,宣府边将实在过意不去了,满桂才混成了明军总旗。

    万历四十七年,总旗满桂终于时来运转了。他在那场决定大明命运的萨尔浒战役中获得杨镐的赏识,成为杨镐的中军军官。

    满桂的职位也由总旗经百户提升为守备,成为大明的中层军官。

    萨尔浒战败后,大明损失了大量的中高层军官,满桂作为新锐中层军官被安排带兵移防黄土岭。

    在驻防黄土岭的时候,满桂又得到宣大总督王象乾的赏识,几年内又经石塘游击提升为喜峰口参将。

    天启二年,孙承宗督师辽东,满桂也划归到孙承宗的麾下。

    也许是满桂那粗豪爽朗、特似蒙古人的脾气特对掌军文臣的胃口,满桂又得到了孙承宗的喜爱。

    孙承宗先用满桂为他统率中军。后修筑宁远防线时,孙承宗更把满桂放到了他心中的战略核心-宁远。

    孙承宗让满桂以代理总兵的身份执掌宁远的军事大权。满桂就这样一跃成为明军的高级将领。

    满桂性格粗豪,没有心机,待人也很诚恳,很得士卒欢心。满桂从来都认为,军人就应该打仗,就应该以战死沙场为荣耀。

    也因此,满桂对祖大寿等关宁军的做法十分的看不惯,双方相处的并不愉快。

    不过,可能是因为同是孙承宗一手提拔,或同样都是胆大欲战之人,满桂和袁崇焕的关系相处的倒还不错。

    现在袁崇焕刺血立誓,满桂也就紧跟着响应。

    这宁远的军政主官,都表示出与宁远共存亡的架势了,那祖大寿他们这些副手还怎么能再有别的心思?

    果然,在满桂之后,副将左辅、副将朱梅、通判金启宗、同知程维渶等宁远的大小官员,都当众立誓。

    在此场景下,作为参将的祖大寿也不得不随同众将官,一同立下了与宁远共存亡的誓言。

    “我宁远军民一心,誓保宁远不失。老奴若来,有死而已。”

    袁崇焕掷地有声的高声叫道。

    等宁远众官立誓完毕,袁崇焕把宁远众官的誓言全都收录起来,当众写成表章,又当众派快马急送京城。

    “为了断绝某些小人的龌蹉心思,本官已经知会前屯、中前所、山海关一线。

    凡宁远战中退至他们那里的宁远军民,无论是谁!哪怕是本官自己,也一律按战场逃卒处斩。”

    望着驿骑远去的背影,袁崇焕声色俱厉的大声喝道。

    听到这一句,宁远军民再也没有了任何撤退的想法。

    袁崇焕已经把宁远军民的退路彻底斩断了。

    高台上的袁崇焕一挥手,侍从将身旁的一个大木箱一把掀开。箱中白亮亮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在场所有军民的眼睛。

    “这是本官为勇士们准备的犒赏银子。

    无论是谁,毙敌一名,立赏纹银一两。

    本官准备有白银数万,只要你等有毙敌的本事,本官城头立赏,绝不拖欠。”

    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又听到袁崇焕明确的赏格,宁远军民的士气立马冲上了云霄。

    看到袁崇焕的表演,祖大寿不得不衷心的佩服。

    军心、民心都已被袁崇焕激发起来,宁远当有一战的能力。

    想想宁远那坚城重炮,祖大寿忽然对守住宁远多出了几分信心。

    京城

    接到努尔哈赤袭取右屯的消息,大明朝廷大惊。

    虽然大明朝廷对此次战争早有准备,但战争这么早就开始,而且是以努尔哈赤亲自率军奇袭右屯的方式开始,还是让大明朝廷上下有些大惊失色。

    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大明朝廷现在对后金努尔哈赤,其实已经有了一种深深的畏惧感。

    当然,大多数人的这种畏惧,也只是一种:辽东野人不好招惹的畏惧。

    大明还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后金能灭亡大明,哪怕疯子也没有。

    但在辽东,大明打不过老奴,这已经是大多数人的共识。

    自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之战后,在辽东,面对努尔哈赤,大明竟然没有一次胜利。

    其实别说是胜利了,在努尔哈赤的攻击下,大明连一座城都没有守住。

    从抚顺、辽沈到广宁,多少坚城大邑都被努尔哈赤轻易夺取。大明在辽东收获的只有一个接一个的失败。

    除了东江的毛文龙和广鹿岛的沈有容在登莱水师的支援下,有过稍许骚扰战的胜利外,大明在对后金的正面战场竟然没有一胜。

    这些既往的战绩,让大明朝廷对努尔哈赤、对后金已经有了深深的畏惧感。

    宁远虽然被孙承宗经营了数年,但相比辽沈,宁远还真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坚城。

    现在,宁远就要接受努尔哈赤的考验了,大明朝廷对能否守住宁远,还真的没有多少信心。